国色

梦溪石

首页 >> 国色 >> 国色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萌萌小甜妃 重生之妻力无穷 穿书之舌灿莲花 重生嫡女悍妻 重生之将门毒后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玩宋 画春光 半生逍遥(GL) 君九龄
国色 梦溪石 - 国色全文阅读 - 国色txt下载 - 国色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92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阿平今年刚满十三岁,换了在穷人家,这个年纪是可以嫁人换彩礼贴补家用的时候了,但阿平的运气实在太不好,就在一个月前,连续下了许久的暴雨,以至于湘水泛滥成灾,沿岸人家十室九空,农田被淹,平民连唯一的生计来源都被断绝,虽然还没有到人吃人的境地,可已经有不少人迫于生计,不得不来到长沙自卖为奴婢。

阿平一家就是其中之一,她的父亲为了让自己和阿平的弟弟有一口饭吃,打算到奴市发卖阿平与阿平的母亲。

所谓奴市,就是将奴婢集中到一起,与牛马一道买卖,因为资源集中,所以经常会有达官贵人到奴市挑选,但是进奴市是需要交钱的,阿平的父亲舍不得出那份钱,所以就只是四下寻找关系,想要让人将阿平母女买走。

阿平的母亲虽然因为营养不良而瘦骨嶙峋,可总归还有几分姿色,身体也健康,三天前终于被人以三千钱的价格买走了。据说买人的也是奴贩,他还要把阿平的母亲带到大户人家那里再发卖一次的,这样可以赚更高的价格,其实阿平的父亲一开始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奈何他们这种穷苦人家可没有什么门路能跟达官贵人打交道,所以只好贱卖了。

现在就剩阿平还没能被卖掉,阿平的父亲眼看没有办法,只能把她带到奴市去,忍痛交了一千钱,然后让阿平在奴市里如同货物一般任人挑拣。

不过几天下来,阿平往往乏人问津,这并不仅仅因为她长得难看,皮肤黝黑,连头发也枯黄枯黄,更重要的是她实在是太瘦小了,就算想买回去作为干粗活的奴婢,也要担心她会不会熬不过三天就死了。

阿平并不十分怨恨自己的父亲,因为她知道她的阿父也是走投无路了才会这么做,毕竟他背后还背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弟,再没有口粮,不说小弟要饿死,他们全家谁也活不下去,现在虽然再也看不到阿母了,但起码还能留个念想,觉得阿母说不定会过得更好。

对于自己,她也并不是不担心的,即使知道当奴婢已经是未来的命运,但她仍然会忍不住暗暗期盼将来把自己买走的,是一个和蔼,好说话的人。

今日似乎与昨日没有两样,在阿平跟前停驻脚步的人仍旧很少,来奴市逛的大部分都是奴贩,当然也也不排除一些贵人兴之所至,跑到这里来看热闹。

阿平从刚才开始,眼睛就一直注意到不远处的一对年轻男女。

以她贫乏的词汇,实在没法形容,但就觉得那两个人身上没有一处是不好看的,衣裳虽然谈不上色泽艳丽,可是穿在那两个人身上,就怎么都觉得合适。

阿平羡慕地看着年轻女子那一头乌黑乌黑的头发,它被挽起来别在脑后,长长的流苏垂了下来,随着那女子走动的步伐一晃一晃,简直好看到了极点。

奴市是一个不算十分太平的地方,也有许多人像阿平一样注意上那一对男女,却碍于跟在他们后面两名身材高大结实的随从而不敢妄动,就连那个年轻男人,腰上也是配着剑的,虽然长相很文雅,又不像文人那般柔弱,看上去应该也是会武的。

求求你们看中我,把我买下罢!

阿平在心里不停地呐喊着,眼睛热切地盯着由远及近走过来的两个人。

在她看来,那一对男女,自然要比到处都是的奴贩顺眼多了,既然都是要被卖的,当然希望能卖得更好一些。

但阿平眼底的光芒很快熄灭下去,因为她发现不仅是自己,周围许多即将被发卖的奴婢也都在看着两个人,从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们的想法是和自己完全一样的。

阿平知道,她的资质就算放在一堆奴婢里也不出众,那些贵人是很难看得上她的,她有些绝望了,虽然目光还盯着那对男女不放,但眼神已经从期盼变成了灰心丧气。

那对年轻男女走到跟前,看着与阿平一起关在栅栏里的一群奴婢,指着阿平旁边一个少女问:“此人何名?”

阿平认得这个少女,这几天自己一直与她关在一起,她的长相是这批奴婢里面最漂亮的,如果没有意外,她肯定是最先会被买走的。

奴贩搓着手对贵人哈腰点头:“这些人都没有名字,贵人看中了谁,为她赐个名便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阿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挤开旁边的奴婢,扑到栅栏边上,朝眼前这对男女道:“贵人,求求你们买了我罢,我很便宜的,只要一千三百钱!我会很听话的,我还会干活,什么活都会干!求求你们买了我罢!”

“贱人!”那奴贩怒极了,伸手就是一鞭子,不仅打在阿平身上,也连带打在其他奴婢身上,许多人痛得唉唉直叫。

“她说她只要一千三百钱?”少女问奴贩。

奴贩有点为难,阿平透露了他的低价,虽然他也不觉得阿平能卖出多少钱,但一千三百钱也实在是太少了。

“是这样的,贵人,她是她阿父放在这里寄卖的,回头我还得给她阿父分一些的,若是你大发慈悲能多给一些,就当是做善事了,他们家原是有四口人,如今阿平与她阿母都被发卖了,就剩下她阿父和她小弟。”奴贩指着站在栅栏旁边一脸着急,生怕阿平卖不出去的老者道,那老者身后还背着一个吮着手指头酣睡的孩童。

刘桢原是根本没有打算买下阿平的,这奴市里的奴婢人人可怜,她救得了一个也救不了两个,救得了今天的也救不了明天的,眼下情形只能默默记下,回头再想办法。

此地是湘王张敖的辖地,现在国库已经掏不出什么钱来赈灾了,出现这种事情,也只能寻思看看张敖这边是否还能拿得出钱,身为诸侯王,他总不能连自己底下的百姓都不管罢。

这本不是刘桢此行的目的,但是现在她不能不加上这个额外的计划。

阿平的主动出声求买实属意料之外。

刘桢再是铁石心肠,也不能不忽略这一声求救,再看奴贩所说的那个背着孩童的老者,既可恨又可怜,刘桢不由设身处地地想,若当初自己父亲不是刘远,而是这么一个老家伙,难道她还能凭一己之力逃出生天吗,就算逃了出去,孤身也难以生存,最后还是得为奴为婢,可见自己是多么幸运了。

她一时走神走得有点远,旁边陈素并没有催促她,奴贩却是有些急了,张口就想说话。

旁边却已经有人早一步出声:“若是我买得多,是不是就能算便宜一些了?”

刘桢循声望去,便见一名年轻儿郎后面跟着三四仆从,脸上表情是显而易见的轻佻,他的眼睛落在阿平旁边那名漂亮的奴婢身上,指着两人道:“这两个我都要了,你算便宜些罢,若不是我,现在这个丑的只怕都没人要,我就当做善事了!”

奴贩眉开眼笑,见刘桢没有掺合的意思,便一门心思地冲着大主顾去了:“这位郎君,价格好说,若是你两个一道买,那就算便宜些,两万两千钱就够了!”

“什么!”那年轻人一蹦三尺高。“那丑女方才明明说自己只要一千三百钱的!”

奴贩道:“话虽如此,可郎君想买的是两个,这个漂亮些的,身价便是两万七百钱啊!我这价格是整个奴市里头最公道的,绝对童叟无欺!”

年轻人冷笑一声:“你就诓我罢!如今因为水灾,一块好地也就是要两万钱了,你这一个没人要的奴婢竟然比一块地还贵,说出去谁信!”

奴贩喊冤:“郎君这话可就冤枉我了!你瞧瞧这个奴婢!”他将那个漂亮的奴婢拉过来,“这身段,这脸蛋,买回去养两年,绝对是物超所值的,郎君府上想必是有蓄养歌伎的罢?届时这女子必定能帮郎君在客人面前挣来脸面啊!”

这两边二人还在讨价还价,阿平的神情却是越发着急,她已经看出这个年轻人肯定是不会要自己的了,不由越发绝望。

刘桢见她如此,便指着阿平,出声打断那二人:“这个奴婢我先买下了罢。”

又让身后的侍从数出大概同等数量的金饼给奴贩,一千多个钱不是一个小重量,两个人高马大的侍从,随身带这些钱也显得十分累赘,换成金饼的话便没有这么多麻烦了,还比钱更保值。

奴贩很高兴地接过金饼,阿平本来就是滞销货,谁能料到今日行情不错。

“慢着!”年轻人很不高兴,“我又没说我不买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开口的是陈素,他温和道:“我们见你无意买她,便先买下了,左右你原本也是看中好看的那个,有没有多加一个人,对价格影响也不大。”

但他的解释并没有换来对方的谅解,反而被对方视为怯弱。

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他们两眼,嗤笑:“你们是外地来的商贾罢?这长沙城中,还未有不识得我之人,也还未有我看中却被别人抢走的人。”

他会这样误解也不奇怪。

如今没有实行盐铁酒官营,这三项暴富行业养出了不少富得流油的豪富人家,加上朝廷刚刚铸了一批新币,却还远未到占据市场的地步,民间还不乏沿用秦时半两钱,像张敖这样的诸侯王,私下与商人合作铸币攫利的也不出奇,是以国家虽穷,商贾却最富。

这年头男女关防不严,女子出行不算稀奇,公卿世族出身的女子也许会以纱帽覆面,以免染了风尘,不过也有人愿意就这么抛头露面,而从刘桢与陈素二人的打扮来看,分明就像是豪富人家出来的子女对方的观察也不可谓不仔细了。

但他不认识刘桢,刘桢却认识他,当下便笑了笑:“赵国相之子,在这长沙地头,自然无人敢得罪。”

赵辅有点意外,随即释然:“既然认得我,看在你们父辈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刚才这两个人我都要了。”

他扭头转向奴贩:“两万钱我都买了,如何?”

奴贩听说对方竟是湘王国相之子,不由大吃一惊,但一听他一砍价就砍了两千钱,不由肉痛不已,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正不知如何作答,又听得刘桢道:“我几时说我不要了?”

她指着阿平对奴贩道:“你收了我的钱,我把人带走了,货银两讫,互不相欠。”

阿平喜出望外,不等奴贩说话,就已经挣扎着跑到刘桢和陈素身后,她还记得自己一身破烂,不配站在贵人旁边,小心翼翼地保持了一些距离,探头望着奴贩,眼里满是惊惧。

赵辅大怒,他没想到对方明知自己的身份,还敢跟他抢人,他对丑陋的阿平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可也容不得对方如此轻视自己。

他冷笑一声:“你这小娘子倒是有几分姿色,莫不是想趁机吸引我的注意,让我也把你收了不成?说罢,你想卖多少,家住何处,回头我让人与你阿父相谈去,以你的容貌,想必也能卖上两块地的价格……”

话未说完,眼前剑光一闪,唬了他一大跳,赵辅蹬蹬退了两步,可还未等身后的仆从反应过来,他脖子上已经架上一把剑,剑刃寒光似水,仿佛还能感觉到它的森森冷意。

“你,你!”赵辅何曾遇过这等阵仗,不由张口结舌。

“饭可以多吃,但话还是不要乱说为好。”陈素依旧是温温和和的语气,只是那作派却很难让人联想到温和二字。

这下子,赵辅身后的仆从也反应过来了,纷纷怒叫起来,扑向陈素,却也未见陈素如何动作,三两下就将这几个人打趴在地,而刘桢身后装扮成侍从的甲士却已经将刘桢护在身后,没有让她伤到一丁半点,连带躲在后头的阿平,自然也受了益。

阿平简直都看呆了,她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仔细说起来,这场变故还跟自己有关。国相是什么人,她还是知道的,听说就跟朝廷的丞相差不多,那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只不过丞相远在天边,她想见也见不着,国相却是湘王的国相,一言就能决定小民的生死。如果刚买下自己的这两位贵人害怕得罪国相,将自己交了出去……

她打了个寒噤,不敢再想下去。

“你们有本事留下名来!”赵辅快要气死了,怕倒是不怕的,他笃定对方不敢杀人,更不可能在他的地盘上杀人。

此时多有豪强商贾供养一二豪侠,以作驱使,赵辅一开始就将陈素和刘桢错认为商贾人家出来的,现在也没多想,依旧认为他们只是胆大包天的商贾,而且既然是外地来的,肯定不畏惧自己的身份。

但只要人在这里,赵辅就不信他们能插了翅膀飞上天去!

刘桢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吃瘪,调侃道:“听闻赵国相律己甚严,怎么竟生了这么一个倒霉儿子?”

赵辅怒气勃发:“就算你们不敢留名,我也能寻到你们,你们最好现在赶紧逃离湘地,免得被我查出来,到时候就不知道是谁倒霉了!”

刘桢却没再理他,只对陈素道:“子望,劳烦你将他带回赵家,对赵国相说,这几日我有事在身,就不上门拜访了,待湘王大婚之日,再在王府相见罢。”

陈素自是点头答应了。

刘桢奉命南下,郭质因孝期未满无法同行,刘楠又不放心妹妹,便上奏父亲,让陈素随行,此时天下虽然大定,但各地也不是没有盗匪出没,唯有陈子望跟着,才能令他放心。

赵辅虽然冲动,却不是没有头脑之人,他本以为陈素与刘桢是兄妹俩,谁知道现在听语气,却倒像只有一名主家,而且他们似乎与自家老爹还是相识的。

如此一想,心中越发惊疑不定,虽然脖子上的脑袋还被剑刃威胁着,但他总算还能忍下一口气没发作。

奴市里虽然热闹,但这段小小插曲还是引来了不少人旁观,见国相家的郎君被押着走,赵府的一干家人又都被打倒在地,众人都不敢上前当出头鸟,但还是有些好事之人,飞快地奔到国相府提前汇报。

张耳的死换来了儿子的王位,皇帝还将刘姝下嫁以示殊荣,但实际上,张敖在湘地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权力,如果要说唯一的好处,那就是湘地所有的税收都不必上缴中央,而可以自行留下。除此之外,张敖不能像他父亲张耳那样拥有军队,而且湘国的统治范围也比原来张耳的长沙国小了不少,这让原来张耳手下的一帮老臣子,现在成为张敖国相的赵午和贯高等人很不满,觉得皇帝这是忌惮诸侯王的权势,在刻意打压湘王。

这一次听闻长公主要代天子亲临湘地庆贺湘王大婚,赵午等人就开始琢磨,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深意,皇帝是不是想找个什么机会,趁机把湘地也给收回去,反正现在诸侯王也就剩下张敖一个了,就连章邯的子孙,皇帝也仅仅是给一个空有虚衔的侯位和大片土地财物罢了,想要收拾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张敖,那真是一点都不费劲。

赵午等人又听闻刘姝的父亲跟皇帝虽然是亲兄弟,感情却并不是特别融洽,这种情况下,娶一个不得皇帝喜欢的翁主,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张敖本人倒是优哉游哉,他野心不大,也不会太在意这些事情,倒是反过来劝赵午他们不要太在意,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愁煞了赵午等人一头白发。

刘桢抵达湘地的消息,赵午等人早就知道了,不过刘桢一直住在驿馆里,对于赵午等人上门拜谒,也只是让陈素出来待客,并没有亲见,礼物倒是收下了,也不曾退回,要说她代表的是天子的态度,这态度还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是以赵午他们对这位长公主的脾性与想法无从琢磨起,只觉得越发忐忑不安。

结果还在忐忑之际,就收到儿子在奴市跟人起冲突,还被押回来的消息!

赵午怒气冲冲地到了国相府门口,就见陈素一只手搭在赵辅的肩膀上,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已经让赵辅乖乖地站在那里,不敢妄动。

在驿馆的时候,陈素曾经代刘桢出来迎客,赵午大吃一惊,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陈中垒丞,何劳你亲自前来?可是逆子无状,得罪了你?老朽代他向你致歉!”赵午连忙迎了过去,拱手道。

赵辅瞬即瞪大了眼睛。

陈素拱手回礼:“赵国相言重了,本是小事,只是令郎冲撞了公主,公主命我将令郎带回来,免得在外面污了国相的清名。”

赵午苦笑:“此子素来不服管教,不料今朝竟闯下如此大的祸,都怪我管教无方,待我将他绑起来亲自送到公主那里去请罪。”

陈素笑道:“国相不必如此,公主再三交代了的,请国相勿要过分怪责令郎,其实令郎也没做什么,只是今日在奴市上与公主小小的言语冲突罢了。公主言道国相律己甚严,辅佐湘王亦是战战兢兢,未曾懈怠,此事她都记在心上,还请国相不必因为这点小事介怀。”

赵午:“公主宽宏大量,但我于心何安,还请陈中垒丞帮忙转告,就说我明日一定亲自上门向公主请罪!”

陈素:“国相太客气了,公主这几日实是有要事在身,非故意避而不见,等到湘王大婚,公主自会亲临王府,与国相畅谈。”

听得他这样说,赵午只好作罢,又请陈素入内招待片刻,奉上不少礼物,这才亲自将人送走。

再看呆立一旁的赵辅,还有点恍如梦中,好半晌才道:“……阿父,那个跟我抢着买奴婢的女郎,竟然是公主?”

赵午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未免纵容了一些,此时见他一脸呆样就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抄起边上的青铜小碗就朝赵辅砸过去。

“竖子无知!尽给我添乱!你到奴市去,是不是又想去买奴婢了?这家里头都多少奴婢了,你还不满足!想让国相府倾家荡产你才满意是不是!”

赵辅呀呀乱叫,被打得抱头鼠窜:“公主也去买奴婢,你怎的不说,光会说我了!”

赵午一听就更气了:“长公主是当今天子的长女,你当她和你一样胡闹呢!她能代天子出巡,光凭这一点便不可小觑!你会作甚?你就成日只会跟家里头的奴婢歌伎厮混!我打死你个不孝子!”

赵辅:“阿父,你膝下只得我一子,再打就无人送终了啊!……啊!别打别打!我躲还不成么!”

完了完了!他记得自己当时好像还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说公主就值两块地的价格之类的,会不会被记仇啊?!

早知道怎么也该说个十块地之类的啊!

刘桢早就忘了赵辅在奴市上说过什么了,对她而言,对方只是一个仗着家族权势胡作非为,但也许还不算太坏的世家子弟,仅此而已。

她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人身上。

阿平被她看得有些不安。

回来之后她就已经被桂香带去洗漱干净了,也换上了新衣裳,这些她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接触的布料此时却穿在身上,让她有种做梦还没醒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似乎看出她的窘迫,刘桢缓下神情,徐徐问起她的身世来历。

阿平虽然长得不好看,但表达能力还算不错,不多一会儿就将自己的来历交代清楚。

桂香虽然也是奴婢,却从许多年前就已经跟了刘桢,吃穿用度比一般大户人家的女眷还要好,听得阿平的际遇,脸上也不由浮现出难受的神色。

刘桢就道:“阿平,像你们家这样自卖为奴婢的人多吗?”

阿平不假思索:“多,多得很,我们那儿的人,基本上能卖的都卖了,有些还等不及自卖就饿死了的,也有病死的,水一退,天气热,许多人就都得病了。去年也淹过一回了,就是没有今年严重。”

刘桢叹息一声:“这两年朝廷奏报不都是说风调雨顺吗,还好我出来这一趟,否则在咸阳待久了,便连民间疾苦都不识得了。成日囿于内斗,于国何益!”

喜欢国色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国色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凤策长安 伏天氏 第99次离婚 我的老公是奸佞 女主都和男二HE 格格不入 酌鹿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冥冥之中喜欢你 无限动漫旅行系统 糖都给你吃 特种兵之无敌兵王 白日梦我 这题超纲了 媵宠 大唐之少年锦衣侯 死亡万花筒 斗罗之神级点化 美人为馅 子夜十
经典收藏 我绑定了神医系统 冷王的穿越痞妃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绣色生香 为祸 重生之女将星 盛世娇宠 海月明珠 娇医有毒 旺夫命 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宫斗不如养条狗 盛世嫡妃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 侯门衣香 晓风书院的八卦事 东床 家有悍妻怎么破 国色生香
最近更新 画春光 王府宠妾 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 佛系少女不修仙 琢玉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神医凰后 丞相的病弱娇妻 掌欢 金粉 重生之女将星 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天芳 四爷是棵摇钱树 病娇毒妃狠绝色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 齐欢 第一侯
国色 梦溪石 - 国色txt下载 - 国色最新章节 - 国色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