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

梦溪石

首页 >> 国色 >> 国色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大唐探幽录 闺宁 金凤华庭 医妃惊世 小小王妃驯王爷 第一侯 我的老公是奸雄 凤策长安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好事多磨
国色 梦溪石 - 国色全文阅读 - 国色txt下载 - 国色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14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将刘家所有人都炸晕了。

张氏眼前一黑,身体软软往旁边一倒,幸而刘桢和刘楠眼明手快,赶紧扶住她坐下来。

情势危急,刘远顾不上管她,蹙着眉头想对策。

刘桢脑袋一片嗡嗡,心口怦怦直跳,一时之间也很难想出什么好办法。

“阿父快逃罢!”她说道。

刘远低头看她。

“阿父,趁现在还来得及,快走罢!”刘桢定了定神,又重复了一遍,“阿母和我们可以先到山中躲一段时日,等风声不那么紧了再回来!”

安正回过神,也道,“大兄,阿桢说得没错,你快走罢!”

刘楠也跟着道:“是啊,阿父,你走罢!我会照顾阿母和妹妹们的,你不用担心!”

刘桢见刘远还在犹豫不决,又下了一剂猛药:“阿父,只有你安然无恙,我们才能安然无恙,如果你出了事,刘家孤儿寡母,必是要处处受人欺凌的!”

安正顿足催促:“大兄还在犹豫什么!”

刘远终于下定决心,他点点头:“二弟,你去把三弟找来,让他帮忙安顿你嫂嫂他们,我现在就走!”

安正道:“如今东南有反事者,秦军正前往围剿,实在太过危险,往西则入关中,朝廷守卫更加森严,也不好走,大兄要走,不妨往西北去!”

刘远点点头:“你放心,我心中有数,在走之前,我还得去将县狱的罪犯都放出来!”

安正吃了一惊:“这是何故?”

刘远:“跑的人越多,越能分散追兵的注意力!”

安正马上就明白了,大喜道:“此计甚善,我与大兄同往!”

刘远:“不可!你大好前途,怎能受我连累……”

“大兄!”安正打断他,“你我兄弟三人,早已说好同甘共苦,此番我来通风报信,也已犯了大忌,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与大兄一道,路上也有个互相照应!大兄莫要学妇人作态,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走罢!”

刘远皱眉:“你的家眷……”

安正:“何氏这几日带着孩子回娘家省亲了,正好不在,一时半会不会有事的,回头让三弟去知会他们便是了!”

刘远与安正匆匆走了,为了不惊动左邻右舍,他们甚至不敢提灯,两道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张氏撑着额头,还没有缓过劲来。

“阿母,我们赶紧收拾东西罢!”

刘桢让刘楠去把弟妹们叫起来,一面对张氏说道。

“……你阿父要被下狱了,我们该如何是好?”张氏神色迷茫,喃喃道。

刘桢气笑了:“阿母难道要在这里耽搁时间,等到拿人的差役来了才跑吗!”

她略略提高的音量让张氏一震,稍微清醒过来。

此时刘楠也带着弟妹们出来了,刘婉和刘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强行叫醒,一副睡不够的模样,刘妆揉揉眼睛,困惑而又委屈。

刘楠手上则抱着犹在好梦的刘槿。

“以阿父的能耐,他既然已经脱身了,就必然会想办法保全自己,阿母不必过于担忧,现在我们只要在差役到来之前离开即可。”刘桢冷静地分析完,又指派各人的任务:“阿母,你抱好阿槿,阿婉和阿妆也需要你照看!阿兄,你与我去收拾行李,别带多,就带些换洗衣物即可。”

张氏本是大事临头失了冷静,如今被刘桢一说,也就渐渐回转过来,虽然看上去还有些虚弱,可总算镇定下来。

“你们先去收拾罢,阿桢,记得带上炊具,简单些的就行,一刻钟后如果你三叔父还没来,我们就先启程,到我娘家暂避一晚也好,待明日再作打算。”

见她能够开始冷静思考了,刘桢终于放下心:“阿母放心,我省得。”

刘桢负责收拾吃的,她带的东西很简单,就一个锅,一小袋粟米,一小袋盐巴,腌肉什么的都没带,她又吃力地拖上一把斧头,准备交给刘楠带上。

刘楠收拾衣物的速度也不慢,他几乎没怎么看就把能带上的衣物都扫进包袱了,所幸刘家不富裕,每个人也就两三件替换的,饶是如此,也塞满了一大个包袱,看得刘桢差点没吐血。

“阿兄,我还想让你带上斧头的,这么大个包袱你让谁背去!”

“我来背就是,你当我背不动么?”刘楠把她手里的斧头和锅都抢过去,十三岁的少年差不多有一米七高,用古代单位来衡量,还算不上七尺男儿,不过对于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已经发育得很不错了,要知道男孩子普遍发育晚,姬辞现在也才一米六多。

就在他们刚刚收拾好的时候,许众芳赶过来了。

他做事风风火火,也很有效率,没跟刘桢他们多废话,直接拿过刘桢手里的东西,然后就直接带着他们出门。

夜晚的路很不好走,许众芳提着东西,又知道自己带的都是女人孩子,已经尽量放慢了步伐,可也只有一个背着重物的刘楠能勉强跟得上步伐。

脚下凹凸不平,很容易就磕到绊到,刘桢的脚趾头不小心踢上一块石头,钻心地疼,嘴里不由闷哼一声。

“上来,我背你!”许众芳道。

“不用,我还能坚持,叔父,你背阿妆吧!”刘桢扭头看着幼妹,皱了皱眉。

张氏手里抱着孩子,只能再牵着一个刘婉,刘妆就只能牵着姐姐的手,她年纪最小,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半夜被叫醒之后还要跟着赶路,早就不堪重负,再下去只怕就会哭出声来。

在这种万籁俱寂的时刻,哭声是很容易引来注意的,不管是追兵还是山林野兽。

许众芳性格粗放,但并非蠢笨,马上就明白了刘桢的意思,他蹲下来,对刘桢道:“把阿妆抱到我背上!”

没了最小的负累,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明显又快了一点。

“叔父,你碰见我阿父了?”刘桢小声问。

“碰见了,他们现在应是出了向乡了,那萧起现在估计还没到你们家,更别提追上他们了!”

“叔父,那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刘楠问道。

“这附近有个屋子,是从前山中猎户过夜时住的,后来荒废了,少有人去,你们先将就一晚,明日我再将被褥给你们带来。”

山路难行,夜晚更加降低了辨析度,只靠着一盏灯笼的微光,张氏尚且觉得辛苦,刘婉则早已忍不住哭出声来,刘桢紧紧捂住她的嘴巴,又是哄又是劝,才让她的音量稍稍降低,免于将啜泣声变成嚎啕大哭,

张氏搂紧了怀里的刘槿,加快脚下的步伐,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这寒冬腊月里的树木一样,被冻成了冰霜,前几天的兴高采烈,跟现在一对比,更是无比讽刺。

向乡依傍的那座山并不陡峭,但两个大人和五个小孩磕磕碰碰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的路,才终于到达许众芳所说的那个小屋。

已经荒废了的屋子当然不宜住人,蛇虫鼠蚁就不必说了,糊窗户的麻早就破破烂烂,寒风从外面呼啸着吹进来,让人感觉比站在外面还要冷。

刘桢庆幸自己出门时裹了足够厚的衣裳,刚刚又走了一路,出了一身汗,一时倒还不觉得冷,见许众芳跟刘楠忙着收拾,便也帮着清理屋子里灰尘。

张氏站了一会儿,发现连刘桢都在干活,不由有点讪讪的,也终于从自怨自艾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她把刘槿安置在已经打扫干净的榻上,又嘱咐刘婉看好弟妹,然后也连忙开始帮忙清理。

张氏手脚勤快,家务是做惯了的,加之也比男人细心多了,有了她的加入,打扫的进度条立马快了一倍不止。

一个时辰后,屋子总算勉强可以住人了,床榻原本是用木头搭的,硬邦邦还总摇晃,许众芳给它加固了一下,张氏又在上面铺上茅草,再附上衣服,就足够几个女眷将就一晚上了,至于刘楠,自然是打地铺。

窗户上的破洞暂时用木板挡住,屋子里也生起了火,霎时温暖了许多。

许众芳抹了把汗水,对张氏道:“嫂嫂,这里简陋得很,明日我再搬些被褥来,你们先凑合一晚,还有,这里毕竟是林子,周围说不定有野兽出没,我走后,切记将门窗关严实了,晚上没事也不要出去!”

张氏感激道:“真是辛苦叔叔了,若是没有你,我们还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众芳:“嫂嫂莫要说这见外的话,大兄如我亲兄长一般,这些都是我当做的!我先走一步,回去看看情形,明日再来看你们!”

送走许众芳,刘楠将墙边的矮柜挪到门后,把门死死堵住,张氏则把衣服都拿出来,挑拣一些厚的,给孩子垫在身下睡觉。

刘婉和刘妆已经累得睡着了,两个小脑袋依偎在一起,睡颜上有着不知世事的天真。

张氏长长地出了口气,问刘楠和刘桢:“你们说……你们阿父,能逃出去吗?”

刘楠其实心里也很惶惑,他下意识望向刘桢。

看我作什么,我怎么知道?

刘桢无力吐槽,老爹是叫刘远,又不是叫刘邦,人家刘邦都自动送上门给项羽杀了,最后竟然还能安然无恙,这种逆天金手指运气不是谁都拥有的。

但想是这么想,她还是得说:“阿父临事多有应变,他临走之前,不是还放了一批罪囚吗,有那些人分散注意力,追兵应该没那么容易追上他们的,更何况还有安叔父陪伴左右呢!”

张氏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叹了口气:“我就曾与你们阿父说过,那个县尉之职不当也罢,可你们阿父不听,现在果然出了事情,早知如此,当初我便该坚决些反对了!”

刘桢累得很,哪里还有空再想旁的事情,在火堆的烘烤下,早就昏昏欲睡,张氏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遥远,终于模糊在一片混沌中。

隔天天还未大亮,许众芳就来了,身上背着一大捆被褥,提着一些腌肉,还带来了刘家人都想听的消息。

“昨夜萧起带着人到你们家去了,不过没有找到人,又派了人去追大兄,也没追上,我瞧那畜产恼羞成怒的模样就解气得很,哈哈!不过嫂嫂,你们这阵子最好还是不要走出这林子,有什么需要的,我会为你们送来,等过些时候风声不那么紧了,或许还有转机。”

张氏连连点头:“叔叔,我想劳烦你到我娘家将此事说一声,我阿父是商贾,家中有一地窖储室,甚为宽敞通风,若是我阿父肯收留我们母子几人,我们在那里躲上一阵,也好过在这山林中经受寒风。”

许众芳道:“嫂嫂放心,此是包在我身上便是。”

他又与刘桢他们说了几句,这才由刘桢和刘楠送他出去。

“许叔父,安叔父跟阿父一道走了,他的家眷却还留在向乡,还得劳烦许叔父多照拂安叔父的家眷才是。”刘桢道。

“你放心,我回去便去给二嫂嫂送信,让他们在娘家多住些时日,不必急着回来。”许众芳摸着刘桢和刘楠的头发,“你们都是好孩子,大兄不在,你们就要跟着受累了,只要多忍些时日,我看萧氏那畜产也逍遥不了多长时间的!”

“叔父,我听阿父说过,你在军中时,曾以箭术闻名?”刘桢却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许众芳奇道:“是又如何?”

刘桢抿唇一笑,指着刘楠道:“还请叔父将这箭术教授给阿兄,日后叔父便不必再给我们带肉来了!”

喜欢国色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国色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媵宠 AWM[绝地求生] 大唐:开局炸飞突厥大军 海贼之神级吞噬 破云 四嫁 他最野了 镇魂之人祖后裔 小蘑菇 斗罗之神级点化 天官赐福 以后少来我家玩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我家徒弟又挂了 寒门状元 格格不入 无限动漫旅行系统 草莓印 王府宠妾 从九叔世界开始的诸天
经典收藏 盛世娇宠 家有悍妻怎么破 冷王的穿越痞妃 未见殊途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好木望天 旺夫命 盘秦 毒手鬼医:腹黑世子宠狂妃 海月明珠 我绑定了神医系统 无纠 富贵荣华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金陵春 宦官的忠犬宣言 卦妃天下 种花得良缘 重生之女将星 裙上之臣
最近更新 威武不能娶 惹威风 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 重生嫡女悍妻 蛇蝎毒妃计中计 旺夫小哑妻 王府宠妾 冷王丑妻之再生王妃 朕是红颜祸水 暖君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掌欢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吾家娇女 盛世嫡妃 丞相的病弱娇妻 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家有悍妻怎么破 天芳 盛宠之将门嫡妃
国色 梦溪石 - 国色txt下载 - 国色最新章节 - 国色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