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首页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 笔下小说女主来到现实怎么办 在斗罗的新生 中二宝可大师梦 火影之最强震遁 特种兵之无敌兵王 海贼之神级吞噬 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 斗罗之我有一个超神系统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 我在东京教剑道全文阅读 -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 -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 - 好看的二次元小说 []

第567章 久违的登场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闲聊之中,保奈美把车开进了道场的院子。

千代子听到引擎声就从房里出来,然后像那些酒店停车场的工作人员一样指挥停车。

和马趴在车窗上问千代子:“你又跑去打了一份停车场的工?”

“阿茂干过,我等他下班的时候顺便学了,又不难。”千代子说。

保奈美看了眼道场方向,很意外的说:“只有小千?我以为玉藻一定会出来呢。”

“她下午来过,然后告诉我说今晚大概老哥不会太早回来,让我自己张罗着吃饭。”千代子说。

保奈美骤起眉头,打了和马一下:“你没打电话回来说今晚要喝酒啊?”

和马迟疑了一会儿,才拍了拍头:“忘了。”

“这怎么能忘呢!要不是玉藻过来说这番话,现在小千还没吃饭呢!”

“也不会等这么久啦。”千代子摆了摆手,“八点我就该自己吃了,我又不傻,想一想就知道这么久没回来要么堵在路上动不了,要么是去喝酒去了。”

保奈美一脸歉意的对千代子说:“你一个人吃饭?不寂寞吗?”

“没啊,甘中在这里待到八点多才被编辑抓走。”

和马苦笑道:“她又跑来我们这边躲编辑了?”

“是啊,编辑也很无奈的样子,最后是答应了宽限三天才把她抓回去写书。临走的时候甘中还在念碎碎,说什么‘明明我的书也卖不了多少本为什么编辑这么卖力气的抓我写书’。”

和马挑了挑眉毛:“她不是重版出来了吗?”

“重版出来”是个出版业术语,简单理解就是卖光了批准加印。

日本的商业出版市场内卷得非常厉害,大部分出书的人都没有重版出来的资格,平时连养活自己都很难,得出去打工。

但有重版出来的资格,就意味着一只脚踏进了畅销书作家的行列。

只是一只脚啦,要两只脚都踏过去,成为真正的畅销书作家,至少得连续两三本书重版出来才行。

千代子叹了口气:“在这里的时候她一边喝酒一边倒负能量,说什么自己这次只是运气好,加上用了玉藻给的点子,才勉强摸到了重版出来的边,下次自己写肯定无人问津了。”

和马露出苦笑:“她是不是还说自己是东大之耻?”

“对对,说了!她这个说法哪儿来的啊?”

“我说的。”和马一脸苦笑,“我就是调侃,而且调侃的是她的身高,谁知道她就把这个说法顺走了。”

保奈美拍了和马一下:“就算你的原意,也很过分好吗。人家就是矮了点,还没有胸,人还是很可爱的嘛。”

和马点头:“是啊,人很可爱,而且声音还很好听。”

毕竟声音很像野中蓝。

她要是去当声优说不定能依靠这个声线混到40岁。

千代子:“你们啊,最好别被甘中小姐听到这些话。唉,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几年前我明明还觉得她和户田前辈打得火热呢。”

和马两手一摊:“可能因为养马真的有趣吧。”

千代子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保奈美今晚你还走吗?”

“不走了,二楼我的房间还能用吧?”

“啊?要睡二楼啊?”千代子惊呼道,“有这个必要吗?”

和马替她回答道:“二楼你的房间一直留着,天天都打扫,直接睡就好了。不过我们这边没空调,你可想好了。”

“到是装个空调啊。”

千代子:“这房子老,不密封,装了空调电费够呛。我曾经跟老哥打赌,说只要他每年写歌的版税收入超过一千五百万就装空调,但是他没超过啊。”

和马苦笑道:“本来超了,但是有一笔版税被拖延支付了,我也没办法啊。我本来算好的刚刚够。”

保奈美笑道:“没有空调啊,不过二楼的房子本来就挺凉快的,不怕。”

“那主要是因为周围都见了商品楼,只有道场附近是绿地,就成了风口。”和马看着千代子,“你当年不让卖道场,所以我们失去了装空调的可能,这应该是得到的补偿。”

千代子也长叹一口气:“代价就是每到台风天我们这里风力就特别大,去年把房顶都刮坏了。还好老哥你上房快,一下子就把房顶修好了。”

把杰克陈的跑酷能力用来修房顶总觉得有点浪费。

保奈美开门下车,抬头看了眼樱花树。

“总觉得这书比去年更茂盛了啊。”

和马也下了车,抬头看着老樱花树:“这可是文部省挂了牌的老樱花树啊,茂盛不是当然的吗?听说如果我们把树养死了还会被文部省问责呢。”

“真的吗?”保奈美笑道,“不对,文部省没有执法权力吧?它能问责吗?”

和马耸肩:“你别问我啊,我只是个警察,你才是政客,这些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才对。”

“我不知道啊,从来没听说过文部省有具备执行能力的部门。”

千代子清了清嗓子:“喂,你们还打算在院子里站多久?洗澡水我烧好了,你们谁先洗?”

和马一指保奈美:“她!我之后要喝几口。”

保奈美笑出声:“那你要不要再放点胡萝卜什么的?”

“美人汤,可以有。”和马竖起大拇指。

千代子在旁边揶揄道:“老哥,你撩人很积极,不见有实际行动啊?阿茂肯定就是跟你学的!”

“阿茂那叫有事业心,这是他魅力的一部分。”和马纠正道,“他要是整天和你眉来眼去毛手毛脚的,我还不乐意你跟他呢。到时候他想娶你,得先打败我才行。”

千代子大声抱怨:“那也太难了吧?我大学剑道部的教练说过,你是没有参加日本选手权大会,你要参加了八成会拿个冠军。”

和马摇头:“不一定,近马就很强,要打赢他很难的,还有在福冈两次和我交手的那个大块头。他们都是领悟了心技一体真谛的家伙,不能小看。”

千代子听到“心技一体”这个词的时候,就撅起嘴巴:“你也教我一下心技一体啊,你和阿茂都会,保奈美感觉也会。”

本来只是在看风景的保奈美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应了声:“啊?我?啊,你说心技一体啊,这个很简单啦,我的理解就是要有强大的灵魂,然后自然而然就会了。”

千代子肩膀塌下去,这个动作让她的胸肌大幅度的抖动。

她晚上在家里面都只有一条小背心。

“我要心技一体,难道也要去拆一个组吗?”

这时候围墙外传来引擎声,晴琉开着和马从花山那边毛来的哈雷出现了。

看见院子里站了一堆人好像被吓到了:“额……诶?我只是去摇滚演唱会而已啊,不用一堆人等着审我吧?”

和马正要开口,千代子双手叉腰,腿像圆规一样叉开,用老妈训儿子的口吻开口了:“你也知道你要被审啊?几点了?”

“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晴琉低着头,嘟囔道。

这样子像极了和马上辈子被老爹在电脑房抓住的样子。

“你上次也这么说的!”千代子提高了音量,“我怎么说你好呢!你明明领悟了心技一体,本来是我们道场剑道第二强的,但是现在连我你都打不过了!我可不懂心技一体啊!”

晴琉低着头不说话。

和马看得出来,她挺惭愧的。

和马:“好啦,听听摇滚也没什么嘛。她变弱只是因为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啦。等什么时候把她扔到不得不为生存而战的环境中,她很快就变强了。”

“老哥!她会这样就是因为你把她宠坏了!”千代子吊着眼角,转身来数落和马,“晴琉刚来我们道场的时候,身上有种凛冽的气质,现在呢?软绵绵的!你太溺爱她了!”

和马不说话了。

其实他很早就看出来晴琉有变弱的倾向,但是当时他觉得晴琉那么惨动了恻隐之心——父母死光了,仿佛父亲一样的人也死了,仿佛妈妈一样的雪子为了不让她再和极道有牵扯,只能断绝关系。

现在当时的恻隐之心的结果,就是晴琉变弱了。

当然普通的剑道修行晴琉还是完成了,柳生新阴流的绝技无刀取她也掌握了,但是现在的她根本无法发挥出心技一体的实力。

千代子看和马沉默了,就继续转向晴琉:“正坐!”

晴琉在院子里乖乖正坐。

千代子双手叉腰,开始了数落。

和马向保奈美打了个手势:“进去吧,她说教起来没有半个小时结束不了。”

保奈美:“这么能说吗?倒是和律师很相配呢。”

和马上来推着保奈美的背,把她往屋里推去。

进屋前保奈美还看了眼晴琉,说:“跪坐在泥地里也太可怜了,我拿个席子出去吧?”

“然后她就会把你一起数落了,就像刚刚数落我一样。”和马摆了摆手,“别管啦,我妹妹是个豆腐心,待会一定会心软给晴琉做宵夜补偿的。”

“你很清楚嘛。”

“这些年我见过很多次这样的展开了。晴琉也尽可能不夜归,今晚应该是有她特别喜欢的摇滚乐队的演出吧。”

“这样啊。”保奈美点点头,“那我就洗澡去了。”

“记得放萝卜啊。”和马调侃道。

保奈美哈哈大笑:“你还记着呢啊?行吧,萝卜芹菜,要不要弄点味增?”

“不,我不喜欢味增。”和马摆了摆手。

保奈美:“哦对,想起来了。你早上喝汤都喝清汤。”

因为不喜欢味增的味道,和马早上喝的汤都是拿鱼煮一下就完事了。

其实和马想过自己整猪杂丝瓜汤的,这才是广东人早上能接受的汤,但是日本的丝瓜,那可真是贵。

该死的日本农协。

当然贵的不只是丝瓜,猪杂也很贵,特别是猪肝,日本这边喜欢生吃猪肝,所以猪肝什么的根本不是现在的和马能每天消费的。

和马在日本住了五年,对故乡的思念与日俱增。

有时候他做梦会回到故乡,在平时吃的小店里坐下,点一碟拉粉,一碗丝瓜猪杂汤,再来上一根油条一份豆浆,用油条蘸着豆浆美滋滋的吃下。

每当梦到这个,他早上醒来一定会发现枕头上有水渍,应该是因为没有空调太热,出汗出的。

和马把保奈美送进浴室,指了指洗衣机:“你不介意自己的衣服和我的衣服一起洗吧?”

“当然不介意了。不对,我之前在这里住了个那么多个夏天,我的衣服不知道和你的衣服一起洗过多少回了好吗。”

和马拍了拍脑袋:“啊,是这么回事。虽然上次你住道场就在去年,但是总觉得过了很久。”

“应该是因为今年我们都从学校毕业了,算是社会人了。感觉就好像一下子过了很久一样。”

和马点了点头:“对,尤其是在警视厅遇到了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之后,就更觉得以前的日子十分遥远了。”

“我可是一直坚信你能当上警视总监的。”保奈美一边说一边开始动作。

和马赶忙跑出房间顺手关上门,还用后背挡着:“喂!我还在里面呢!”

“我又不在意的。”保奈美说。

“你还是在意一点吧。”

“小千会在意你在浴室吗?”

“会的好吗!她初中的时候就因为我误闯浴室痛殴了我一顿好吗!”

“真的是误闯吗?”

“真的呀!男孩子这方面比较迟钝,那时候我还觉得妹妹不能算女人呢,所以就没在意。不过那次之后我就意识到千代子是个美少女了。”和马回忆着正主的记忆,陈述这些记忆的时候,他始终有种隔岸观火的感觉。

保奈美问:“那时候小千就已经开始发育了?”

“是啊。她一直都很健壮,胸大肌很浮夸。”

保奈美的笑声从卫生间里传来,还有了房间施加的回响效果。

“每次听到你用胸大肌来指代那个的时候,我就觉得很欢乐。我觉得这个可以用在小品上作为一个梗啊。”

——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梗啊。

保奈美继续:“总觉得,和马你就算当个搞笑艺人,大概也能活得很好。”

“当搞笑艺人的话,那得那个猴子回来才行。”和马说,“她逗哏,我捧哏正合适。”

“猴子已经是剑桥的高材生了,回来估计会直接进外务省。”

和马:“她应该还要两年。”

美加子去剑桥第一年是在语言学校度过的,然后才进入剑桥大学作为交换生学习总共四年的课程。

顺带一提,美加子的室友真的是未来太子妃,她上次回来的时候说过,说室友不敢回国,因为好像被皇太子看上了。

皇太子妃的闺蜜,还有剑桥归来的身份,以及之前气死千江教授的丰功伟业,不敢想这猴子回来之后的仕途有多可怕。

别到时候道场一帮人混得最好的是智商最低的那个,那就搞笑了。

和马顺势把自己想的这一串东西全说给卫生间里的保奈美听,以便把注意力从耳朵听到的衣服摩擦声上转移开来。

听力太好就是这点不好,他甚至都可以猜到保奈美现在在进行哪一步。

保奈美笑道:“不会的啦,美加子完全不懂怎么处理人际关系,在外务省不吃瘪就烧高香了。”

和马想了想美加子在上智大学干的那些事,咋舌:“说得也是,希望他不要被整得太惨。”

**

此时此刻,地球另一边的英国,睡梦中的美加子突然狂打喷嚏,被迫从美梦中醒来。

她看了眼还黑着的窗外,再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荧光闹钟。

“我草,这么早?一定是和马在想我了。”她如此嘀咕道,倒头三秒就睡着了。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我在东京教剑道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通天大圣 伏天氏 三国之苍生至上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非常关系 无敌从吸收情绪开始 从武侠剧开始 假贵族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超神制卡师 藏珠 地球上线 神话版三国 末世小老板 这个和尚种田就变强 随身英雄杀 时意 盯上 农门丑妻 我行让我上[电竞]
经典收藏 从九叔世界开始的诸天 超神学院之破空 超神学院之天使圣祖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这个影分身果然有问题 无限动漫旅行系统 斗罗之天云 全球神祗之数码神 海贼之成就系统 神级剑魂系统 小师弟又不当人了 终极一班:漫威抽取 地下城与玩家 缔造最强职业 绝世唐门之天狐降世 从木叶开始逃亡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我女友是up主 这个刺客有毛病 火影之最强震遁
最近更新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超神学院之远客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轮回乐园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特种兵之无敌兵王 我在东京教剑道 蛮夷中的文明 怪物被杀就会死 学园都市的极速闪电 从斗罗开始打卡 某综漫的神圣右方 绝世唐门之天狐降世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斗罗之我有一个超神系统 宇智波亡灵 在斗罗的神 日娱之大胃王声优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 -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 - 我在东京教剑道全文阅读 - 好看的二次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