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

明月珰

首页 >> 七星彩 >> 七星彩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一生一世,美人骨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且把年华赠天下 因为风就在那里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我的如意狼君 蜜汁炖鱿鱼 七星彩 我喜欢你很久了 亲爱的苏格拉底
七星彩 明月珰 - 七星彩全文阅读 - 七星彩txt下载 - 七星彩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234章 番外八:竟有身孕(2)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老太太不语,只抬眼去看云凤,眼前这个倒是个好生养的,腰细屁股大,可见崔太太挑人的时候很是用了心的。

老太太什么人啊,崔氏那点儿意思她明白着呢,只是不敢替沈彻做主而已。

但老太太看着云凤的确有些意动,身世清白,模样也好,这便吩咐崔嬷嬷道:“你去二门外看看,若是阿彻回来了,叫他先到芮英堂来。”

崔嬷嬷领命去了,云凤的脸越发羞红了起来,只低着头不说话。

偏生今日也巧了,在崔嬷嬷去二门外吩咐小厮时,沈彻已经踏入了九里院的门。

“少奶奶呢?”沈彻一进门就问桂圆儿。

桂圆儿道:“少奶奶去上头了。”

沈彻点了点头,梳洗一番,换了身衣裳,这就往顶院去了。

纪澄此刻正在顶院看账本,不过效率却比她平日里慢了不少,她心里一直琢磨着那位远房侄女儿的事儿,听说生得极美,年岁也小,纪澄想着想着就开始咬笔杆儿。

沈彻悄无声息地一进门就看见纪澄如此:“怎么咬笔杆都咬得这般好看?”沈彻搂住纪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若想咬东西,不如咬我的。”沈彻一边说话一边不规矩地对纪澄上下其手。

纪澄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太阳还没西下呢,这人就又开始琢磨着做坏事儿了。

若放在平日,纪澄肯定不会让沈彻得逞,可今日她心里惦记着事儿,少不得要遂了沈彻的愿。

沈彻就是个猴精,纪澄的一点点变化他都门儿清,见她如此乖顺,心里就是一阵狂喜,将平日里那套纪澄推三阻四不肯从的姿势都摆了出来,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完了之后替纪澄清理干净,就搂着她“心肝儿、宝贝儿”地一阵乱叫:“心肝儿,你今日可真好,叫我怎么爱得够你?”

纪澄面红耳赤地将头埋在被子里,她先才可真是糊涂了,居然由得沈彻折腾,这下可好了,今后他怕是更要得寸进尺了。

“宝贝儿,你可休息够了?”沈彻含着纪澄的耳垂就是一顿乱吮。

纪澄伸手推开沈彻的脑袋:“你够了,少得寸进尺。”

沈彻会听纪澄的就怪了,今日可是难得的大吉之日,他不可着劲儿地折腾,过了这个村还哪有这个店?

两人这一折腾就到了黄昏时分,该用晚膳了。纪澄由着沈彻伺候她沐浴穿衣,连下山去卧云堂的力气都没有,还是沈彻将她抱下去的。纪澄双手圈着沈彻的脖子嘟囔着道:“我这病弱的名头怕是再也跑不掉了。”

沈彻但笑不语。

“今晚你别去芮英堂请安了,我去跟老祖宗说一声就是,我回来陪你用晚饭。”沈彻亲了亲纪澄的脸蛋道。

纪澄摇了摇头,她虽然累得厉害,今日却不能不去,否则万一老太太以为她是耍脾气可就不好了。

“不行的,今日大嫂的母亲崔太太来了,我总得过去请个安。”纪澄道。

沈彻也没阻拦纪澄,他知道自家媳妇主意大着呢,谁也劝不动她。

两人从九里院下山往磬园去,一路都是沈彻半搂半抱着纪澄。

正在磬园里游赏的云凤老远就看见那一对儿叫人无法忽视的璧人了,见他们过来,她忍不住往大树后一躲,那两人她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整个呼吸都被人夺走了,心里不由得惊叹,天底下怎会有这般的璧人?

云凤的整颗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她来之前就听崔太太提起过,说是沈家的二公子生得是天下第一般好,她当时只以为崔太太是夸张了,如今见着这人,却一下就猜出他就是沈彻了。

那他身边的女子必然就是这些年都没有所出的二少奶奶了。

云凤对他二人是既喜欢又羡慕,双手绞着衣角,觉得自己哪里也配不上他,可她心甘情愿地想为他生个娃娃,那孩子一定可爱极了。

纪澄并没有看见云凤,她的心思都在芮英堂里,只是进门时并没看见那位远房侄女儿,颇为失望。

老太太见纪澄疲倦得厉害,就叫她先回了九里院,独留下沈彻说是有事吩咐。

如此自然是坐实了纪澄的猜测,那位云凤姑娘还真是崔太太和老太太给沈彻物色的妾室。

纪澄回到九里院,只把玩着手里的山茶花玉簪不说话。沈彻在芮英堂并没待多久也就回了卧云堂:“我说你今日怎么那般乖呢,原来是猜着崔太太的来意了?”

纪澄冷哼一声:“那有什么难猜的,你可见着她那远房侄女儿了,听说极为美貌呢。”

沈彻“啧啧”两声:“这天底下还有能越过你的人?”

“你就会嘴上说好听的。”纪澄拿起玉簪就去打沈彻,“指不定心里想的却是那云凤姑娘既年少又美貌,还新鲜呢。”

沈彻握住纪澄的手,顺势将她搂入怀里道:“再新鲜又哪有咱们家阿澄新鲜,就跟花骨朵似的,里面还盛着玉露。”

又开始说荤话!纪澄没好气地掐了沈彻一把:“不许糊弄我,你只管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吧。”

沈彻咬着纪澄的手指道:“不管我是怎么想的,少奶奶今儿下午贿赂我的那一番手段可是不得了,叫我爱得魂儿都没有了。我哪里还有心思想别人?”

纪澄脸一红,抬腿去踢沈彻:“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沈彻委屈地道:“我本来就很乖。”

纪澄瞪了沈彻一眼:“我跟你说正经的呢,老祖宗是怎么想的呀?”

“放心吧,有你郎君我呢,一切都处理得妥妥帖帖的了。老祖宗就盼着咱们俩好,哪儿能招些人回来给咱们添堵,不过都是崔太太自作主张而已。”

纪澄道:“那崔太太也是一番好意,这不是看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儿子吗?”

“我有没有儿子关她什么事儿?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就不爱有儿子还不成?若是生个我这样的,还不得将我们家阿澄气死啊?”沈彻摸着纪澄的脸蛋道。

“可不得将我气死吗!”纪澄打了个哈欠,下午闹的那一场着实让她累着了,她这也是强打着精神才坚持到沈彻回来的。

崔太太领着云凤在沈府住了两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纪澄都没见到过那位云凤姑娘,想来老太太也是不愿意叫纪澄伤心的。

这日晚上,沈彻仗着他在这回的事情上表现好,半逼半哄地灌了纪澄不少酒,趁醉占了好大一番便宜,气得纪澄牙痒痒。

纪澄有个毛病,每回喝了酒就口干舌燥,等闲的水都解不了渴,非要喝那清晨的竹露才能解热。

这天边才刚放亮,沈彻就少不得抱了纪澄到山下的竹林里去喝竹露。

纪澄踮着脚用舌头卷了那竹露到嘴里,还没喝下去呢,就被欺上来的沈彻缠住了。

半晌纪澄才气喘吁吁站立不稳地靠着沈彻嘟囔道:“郎君,你不要老是欺负我。”

这声音柔媚入骨,听得人打从尾椎尖儿上生出一股战栗的酥麻,且不说沈彻这个当事人,就是躲在竹林里的云凤听了都为之倾倒。

却说那云凤姑娘为何在这里?她是个吃过苦头的人,早起做活儿都习惯了,是以每日都起得很早,没事可做就来院子里转转,也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了九里院山脚下来,恰巧看见了沈彻抱纪澄下来。

沈彻将纪澄抵在背后的竹竿上:“不欺负你欺负谁?我这辈子就只欺负你一个人。”沈彻哄着纪澄道,她这是宿醉未消,最是娇憨妩媚的时候。

云凤毕竟是黄花闺女,哪里听得这些个,顿时羞得赶紧捂住耳朵,可那眼睛又忍不住往沈彻和纪澄的方向瞥去。

云凤的心就像被人活生生地抓出去一般,她已经了悟,那二人之间是任何人也插不进去的,徒惹笑话而已。

好容易那两人走了,云凤这才松了口气,从竹丛后转出去,匆匆地跑回了屋子。

这个早晨纪澄没能起得了床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正好捉了沈彻说话。

“阿澄呢?”老太太问。

沈彻笑道:“昨儿晚上辛苦了,今天没起得来。”

老太太一拐杖就打在了沈彻身上:“你,你叫我说什么好?”这等私房话也敢宣之于口。

沈彻道:“我这还不是怕您老人家误会她吗?她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啊?巴不得我早点儿纳个妾,她看着您时才能心安些。这家里只怕她比您更着急叫我纳妾。”

老太太闻言重重地叹息一声:“你们两个啊,真是叫我头发都操心白了。”

沈彻道:“老祖宗,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您老人家也别着急,若是外头那几个谁生了孩子,我自然会纳回家的。”

老太太气道:“你外头那些是正经女人吗?我看那云凤丫头挺好的,人也本分。”

沈彻摇头道:“人本分又如何,野心都是渐渐养大的。要我说,亲家太太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我即便是要纳妾,为了妻妾相安,寻个德行好的就是,做什么要那般妖艳的?这不是摆明了要叫内宅生是非吗?”

这话自然也有道理,老太太道:“她还不是怕颜色太差的你瞧不上眼吗?”

沈彻笑道:“颜色再好难道还能越过阿澄去?况且,若是将她纳进门,若是也迟迟不见有动静儿,那别人会怎么看?”

老太太心里一凛,可还是不愿意相信是沈彻有问题。

沈彻又道:“老祖宗,一切我自有分寸的,这家里还是太太平平的好。”

老太太道:“我这不是心疼你吗?”

沈彻趁机道:“我这也是心疼您,您若觉得跟前少个曾孙子不热闹,不如叫大嫂和三弟妹多生几个,过继一个到我名下。”

老太太怒道:“越说越不像话了。过几日我让林太医来给你把脉,你少糊弄我。”

林太医给沈彻把脉是悄悄进行的,不知结果如何,但从此以后老太太倒是再也不催沈彻纳妾了,转而真是催促起崔珑和冯霜多生几个孩子,眼见着是有替沈彻过继一个孩子的打算了。

纪澄心里暗暗琢磨,该不会真是沈彻的问题吧?他这个人最是口花花,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只是他信誓旦旦地说不是她的问题,这叫纪澄实在分不出真假。只是纪澄也不再沈彻面前提孩子的事儿,万一真是他的问题,岂非戳他的心肝儿?

且说日子渐渐炎热起来,沈彻接了差事往山东去,纪澄嫌弃路上暑热,不肯遂了沈彻的愿一同前往,反正他也只是去半个来月。沈彻上马的时候直呼纪澄是没良心的,他走之前狠狠收拾了她一顿,撂下狠话来,回来的时候要叫她看见他就腿发抖。

纪澄心里想,我现在看见你就已经腿发抖了。

一离开纪澄,沈彻的脸上就见天儿没个好脸色,他手底下的人都是战战兢兢在做事,直盼着有从天而降的大美人能解救他们。

所以一旦有京城二少奶奶来的信,下头人都是飞奔着将信送到沈彻跟前儿,这时候总是这位爷最好说话的时候,有什么困难的事儿,这时候提总能成。

可惜今日真不是个好日子,打从这位二公子起床开始,就一直绷着脸,看到来信时,脸色才好了一点点,可等这位爷看完信之后,就再没人敢站在他一丈之内了。

沈彻的小厮桐木好奇极了,也不知道二少奶奶信上写了什么,能叫二公子怒成这样,连信纸都揉成了团。

沈彻坐在书桌之后,用手揉了揉眉心,又想起了今晨做的那个梦。

那不是他第一次做那个梦了,几乎每个月总能梦见一次,频繁的时候,纪澄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几乎隔个三五天就会梦到一次。

梦里面,纪澄正在生产,凄厉的叫声和哭喊声震天,沈彻只觉得两条腿都没有力气,他想往产房里冲,却被老太太拦着不让。他这辈子就没这么害怕过,心疼得不得了,又帮不了纪澄的忙。

那哭叫声是那般逼真,沈彻几乎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只是到最后,天空都被染成了血红色,天上下起了血水,产房里再没有哭喊声,一开门就是冲天的血气涌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二少奶奶血崩了。”

沈彻的天地就直接崩裂了,他从梦里惊醒,全身都是冷汗,不知道自己为何这几年一直反复做着同样一个梦。第一次的时候没觉得,到后来沈彻已经坚定地相信这是对他的启示,是老天对他的厚爱。

于沈彻而言,不管是真是假,他只知道自己不能用纪澄去赌,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过继一个就是,他并不那么在乎是不是自己的血脉,只要纪澄能一直陪着他就好。

然而早晨纪澄给沈彻的信,却叫他的心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怎么会有了身孕,他明明……

对自己用了药的。

可见这世上凡事都有万一。

喜欢七星彩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七星彩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洪荒:怼人就变强! 武炼巅峰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特种兵之无敌兵王 隋末之大夏龙雀 大唐:开局炸飞突厥大军 寒门状元 大魔王娇养指南 三界红包群 大梦主 小阁老 快穿之养老攻略 AWM[绝地求生]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折腰 美食供应商 草莓印 国色芳华
经典收藏 成化十四年 七星彩 亲爱的苏格拉底 蜜汁炖鱿鱼 格格不入 顾念的奇缘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顾盼生辉 我的如意狼君 且把年华赠天下 一生一世,美人骨 因为风就在那里 我喜欢你很久了 鲜满宫堂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最近更新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成化十四年 格格不入 我喜欢你很久了 顾盼生辉 七星彩 亲爱的苏格拉底 鲜满宫堂 顾念的奇缘 因为风就在那里 一生一世,美人骨 蜜汁炖鱿鱼 且把年华赠天下 我的如意狼君
七星彩 明月珰 - 七星彩txt下载 - 七星彩最新章节 - 七星彩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