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

明月珰

首页 >> 七星彩 >> 七星彩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顾盼生辉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因为风就在那里 且把年华赠天下 我喜欢你很久了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顾念的奇缘 亲爱的苏格拉底 蜜汁炖鱿鱼 我的如意狼君
七星彩 明月珰 - 七星彩全文阅读 - 七星彩txt下载 - 七星彩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2章 入住沈府(2)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说到这儿,纪澄顿了顿,指甲已经掐入了掌心,那祝吉军欲强纳她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在晋城他不知道已经糟蹋了多少幼女。纪澄有一个儿时好友,就是落入了祝吉军的手里,最后据说死得惨不忍睹。她虽未亲眼目睹,但有那好事者说将出来,加上自己的想象,便已经将纪澄吓得夜不能眠了。

只是这等污糟事,纪澄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污了别人的耳朵。

其实纪兰早已知晓祝吉军的德行,若非他行事太过暴虐,惹得天怒人怨,她能不能帮纪家对付祝吉军恐怕还是个问题。这官场的关系,一只瓜能牵出一根藤来,祝吉军那女婿的后台可不小。

又说了几句话,纪兰便将纪澄打发了去安顿,等纪澄离开后,从那内室的屏风里转出一人来,却是个三十来岁、梳着整齐光纂儿的妇人。

“常姑姑以为如何?”纪兰抬了抬眼角问道。

“真是天生的尤物,无论是容貌、身段,还是黄莺般的嗓子都比当年的雪贵妃有过之而无不及。”常姑姑道。

纪兰的嘴角一翘,却又听常姑姑道:“我看这位表小姐鼻梁高挺、目色清澄,是个十分有主见之人,刚才听她言语,也不是那一味做小伏低、贪慕虚华之辈。只恐强扭的瓜不甜,若她心有怨怼,即使到了贵人身边伺候,恐怕也未必就会帮助夫人,说不定反咬一口也未可知。”

纪兰并不同意常姑姑的看法:“这京都就是个大染缸,她在晋地时所见之物都是寻常,到了这里多住几日,指不定就被乱花迷了眼那也未可知。当然她若是自己管得住自己,不羡慕那荣华,不攀恋那高枝,我也不会逼她,毕竟是我的侄女儿。但若她自己有凌云之志,我这个做姑姑的少不得也要帮她。”纪兰启唇一笑。

常姑姑垂下眼皮道:“既然夫人有那等打算,先才又为何那般对表姑娘,正该好生拉拢,优先款待才是。”

常姑姑以前在宫里伺候,满了二十五岁时被放出宫来,哪知家中早就遭了灾,如今一家子人不知所终,怕是早就死了。

常姑姑一个单身女子,又有些银钱,便被那地痞流氓给看上了,她自然不从,辗转又逃回京城,被纪兰所救,便留在她身边伺候,顺便教五姑娘沈萃一些礼仪。如今她是日渐得纪兰看重,时常替她出谋划策。

“唉,皇上毕竟年纪在那儿了,纪澄年纪轻轻,现在肯定不愿意进宫。等她受尽了冷遇,撞上南墙自然就会回头。我冷着她一点儿,也是好让她早日看清楚形势。等她起了心思,咱们再细细引导,不愁她不依靠咱们。毕竟娘娘们在宫里头,有些事也还是需要外头人帮忙的。”纪兰很有信心地道。

常姑姑沉默不语,这位沈三夫人能以丝毫不显的商贾之女嫁入沈家,自然是有些成算的。但是眼界似乎并不开阔,有些事情可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简单,这人心最是难测。

常姑姑退下后,纪兰转了转手指上绿汪汪的翡翠戒指,高声往帘子外问道:“表姑娘可安顿下了?”

玲珑从外头打了帘子进来回道:“表姑娘已经安顿下来了。”

纪兰道:“你去开了后罩房的库房,拣几样老夫人给三爷还有阿萃的东西,送到表姑娘屋里去。”

玲珑有些迟疑,沈老夫人出身显赫,又当了那么多年的齐国公夫人,手里的好东西不知凡几,随便拣几样出来都是来历不凡,现在居然要拿去给那位表姑娘用,也未免太可惜了,也不知道她欣赏得来还是欣赏不来。

“愣着做什么,快去啊。”纪兰有些不耐地道,“别跟打发叫花子似的,只管拣那最好的拿去。”

“是。”玲珑心想,看来这位表姑娘是入了三夫人的眼,今后少不得要提起精神来敷衍了。

且说纪澄领着榆钱儿、柳叶儿走进正房西跨院里她姑母替她准备的房间时,心中略微一惊,这间屋子可比正房华丽富贵了许多。

整堂半新的花梨木家具,既气派又没有暴发户的气质,摆设也十分雅致,尤其是那座花梨木三扇绘岁寒三友的屏风,无论是雕工还是样式都十分精心。

跟着进来的纪兰身边的大丫头玲珍道:“这座屏风是三夫人生五小姐时,老夫人给的,说是先皇后娘娘赐下的。”

原来还有这样不凡的来历,纪澄点了点头。

到后面,玲珑得了纪兰的话开了库房,领了一众丫头、婆子过来,抱插屏的抱插屏,抬炕案的抬炕案,又有那抱汉玉鸣凤在竹腰圆花插的,也有那拿官窑双环葵花樽的。

这屋子里所见之古雅器具,都是有银子也买不到的贵重物件,只有那历经百十年的勋贵人家才能积攒下来。

歇下后,榆钱儿忍不住道:“刚进门时我还以为姑太太对姑娘不喜呢,可如今瞧着又不像,送了这许多贵重物件来,是为了什么啊?”

前倨后恭所为何也,的确难猜。倒像是欲以这满堂金银买不来的富贵晃花她的眼一般。否则早该布置好的屋子,缘何又突然抬入这许多古器宝具?

是想吓得自己知难而退,还是欲勾起她的上进心?纪澄暂时还摸不透这位姑母的想法儿,但来日方长,若是她真有什么盘算,终有图穷匕首见的一日。

用晚饭时,纪澄的姑父,也就是沈三老爷下了衙到家,纪澄和纪渊一起去了正房拜见。

沈英是个十分温和的人,见着纪渊和纪澄,关切地问了好些话,又说纪渊想去东山书院读书的事情,基本已经办妥了,但是书院的山长还要亲自考一考纪渊,才能决定是否收他入学。

纪渊自是感激不尽,沈英又说等他休沐日,亲自带了他前去拜访山长。

至于纪澄,沈英毕竟是姑父,需要避嫌,因而只简单地问了问她在家中可曾读书。

纪澄在家中时爹爹曾给她聘过一个女先生,教她读书习字。

沈英十分高兴,没想到自己大舅子还有这样的心胸:“好,这女儿家正该识文断字,一可以从书中明白许多道理,于子孙皆有益;二可以与将来夫婿红袖添香,也是乐事。”

“老爷说什么呢?”纪兰嗔道。

沈英顿时察觉自己失言了,怎么能同侄女儿开这种玩笑,他平素是个风流倜傥之人,否则也不会与纪兰传下一段佳话,因而言语上难免随便了些,此刻对侄女儿失言也难免有些讪讪。

纪澄耳畔飞红,只垂着头不说话。

为了掩饰先才的失误,沈英转而道:“咱们沈家家中有专为女子设的书堂,你几个表姐妹都在里头读书习字,阿澄若是在京城待的日子长,倒可以去跟她们做个伴儿。反正教一个也是教,教几个也是教。”

纪澄听了,抬头去看纪兰,实则她在京城能否留下,还端看这位姑母的意思。

纪兰本来打算观察纪澄两天,再看是否送她去书堂的,但如今沈英既然如此说了,她也不好抹沈英的面子,因而笑道:“阿澄这次恐怕要在京里住一段时日,我也有意送她去学堂给阿萃她们几个小姐妹做伴,却被老爷抢先一步说了,这个人情倒是落在老爷身上了。”

沈英笑了笑:“哎呀,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夫人的侄女儿,你自然比我更上心,定然会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的。”

又说了一会儿话,门房那边的婆子来说,五姑娘还有两个哥儿都被留在了老夫人的芮英堂用晚饭,纪兰便道:“那我们就在这里摆饭,都是一家至亲也没必要回避,一桌子吃饭才热闹。”

沈英点了点头,但是大家族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因而这一顿饭吃得并不热闹,用过晚饭,纪澄和纪渊就各自回了屋。

晚上,纪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消食,榆钱儿在外头野了一圈回来,基本已经将沈家三房的大致情况摸了个底儿:“吃过饭,姑老爷就往方姨娘屋里去了。”

纪澄并不惊讶,她姑母再美,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自然比不得那些姨娘的鲜美,便是她爹爹,这几年也不怎么进她娘的屋了,她娘的容貌比她姑母还胜上许多哩。

“叫你打听府里的事儿,你怎么光打听姑老爷的私房事儿啊?”柳叶儿伸出食指戳了戳榆钱儿的脑门。

榆钱儿今年十四岁,小骨架的人,瞧着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又生得玉雪可爱,很少有人会对她起戒心,所以她通常都能打听到别人打听不到的东西。

“哎呀,我不是顺便就听了一耳朵嘛。”榆钱儿嘟嘴道。家里下人最爱碎嘴主人家的私房事儿,知道老爷宠爱哪位姨娘,也好巴结着点儿,即使不愿巴结好歹得避让着点儿,总之多知道一点儿肯定没坏处。

“让她说吧,咱们听一听总没坏处。”纪澄道。

榆钱儿闻言便冲着柳叶儿得意地笑了笑:“姑老爷最中意那新进府的梅姨娘。梅姨娘和方姨娘都住在正房后面的小院儿里。方姨娘生了个女儿,就是如今的八姑娘。”

榆钱儿又说了一堆,见自家姑娘只在屋子里散步并不说话,就知道她不感兴趣,都怪自己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不过这也怪不得榆钱儿,毕竟她才只来了一天。

“我去给姑娘抬水来洗澡。”榆钱儿小跑出门,过了一小会儿就领了两个抬着热水桶的粗使婆子过来。

两个婆子十分热情:“表姑娘以后若是要用热水,只管跟我们说就是了,厨房里见天儿地烧着水。”

纪澄笑了笑,让柳叶儿抓了两把她们从晋地带过来的糖果子给婆子,带回去给小孙子吃。

两个婆子道了谢退了出去。

榆钱儿给纪澄擦背时,纪澄问:“你花了多少银子才让两个婆子这样上赶着要给咱们抬热水?”

“也没多少,一人给了二两银子。”榆钱儿说完,明显感觉自家姑娘直了直背,蝴蝶骨上的肉都紧了,赶紧又道,“姑娘你是没看到,我刚说要热水时她们的那副嘴脸,说什么家里正经主子都还没要热水呢,得给她们留着。我给了银子后,立马嘴脸变了过来,就跟八辈子没见过钱似的。”

“那你知不知道她们一个月的月钱是多少?”纪澄沉声问道。

呃,这个还真不知道。榆钱儿跟着纪澄之后,就再没缺过钱,也丝毫想不到要去打听沈府下人的月钱这件事。

“那你又知不知道平日里姑母打赏下人,都是用什么?”纪澄叹息一声,“你这样做恐怕会坏了姑母的规矩,这一家子下人管起来难,放纵起来可太容易了。”

榆钱儿有些委屈地道:“可是咱们初来乍到,府里的人都瞧不上咱们是西边儿来的,老爷又没个官身,不用银子简直是寸步难行。”

纪澄道:“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咱们在别人府里做客,姑母事情又忙,哪可能处处周全,再说了即使咱们受了委屈,同姑母说一声她自然能安排好,可你这样随便花银子,就像在拿银子打姑母的脸。”

榆钱儿气得澡也不擦了:“可是姑娘在家时是日日都要沐浴的,来的路上情况特殊就不说了,难道今日第一天来也不洗澡?不洗澡姑娘又该睡不着了。我要是不花钱,又到哪里去变了这桶热水出来啊?”

纪澄又好气又好笑:“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这脾气也太冲了吧?我只是跟你讲道理而已,不过我也知道咱们榆钱儿是为了我好,这几两银子花得值。只是咱们今后可不能再这么做了,银子虽然能使鬼推磨,却买不到别人的敬意。你呀,今后别一条路走不通就想着砸银子,动动脑子想点儿别的法子行不行?”

榆钱儿嘟嘟嘴,又拿起帕子给纪澄擦背:“知道了。”旋即又担忧地道,“我今天是不是给姑娘闯祸了?”

纪澄叹息一声:“没事儿,明日顶多被姑母骂两句。”

洗过澡,柳叶儿那边已经将纪澄常用的花露、香膏都准备好了,纪澄自己抹脸时,柳叶儿就用香膏给她抹脚,再给她戴上棉布手套和袜子,伺候她上床躺下。

“柳叶儿,今天你能不能就在我屋里睡?”纪澄问。

柳叶儿比纪澄大一岁,在她身边伺候的日子更久,知道自家这位姑娘小小年纪虽然心思缜密,但毕竟一个人到了这陌生的府里,心中肯定是惶恐不安的,虽然大少爷也来了,可就是他想照顾身在内院的妹妹,那也是多有不便的。

“奴婢去洗了脸洗了脚就来。”柳叶儿转身将自己的被褥抱到纪澄床畔的脚踏边铺上,麻利地洗漱完毕进屋。

纪澄在床上反侧难眠,她的睡眠一向不好,换了地方就更难入睡。思绪纷杂,一下就跳回到晋地,想起凌子云来,大约是嫁不成他了,两家虽然门当户对,可是一旦遭遇外辱,恐怕分崩离析就在眼前,倒不如相忘天涯,各找各的门路。

她叹息一声,又想起她的姑母纪兰来。那时年少,哪里能预料到会发生祝吉军那件事?即使发生了,当时的纪澄还以为自己姑母嫁入那样的人家,解决姓祝的肯定是小菜一碟。

可惜纪澄不知道的是,世家勋旧之间盘根错节,姓祝的背后也有一大帮势力,而纪兰明显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压根儿不想蹚浑水,到最后还是她爹爹带了一半家产去求纪兰打点,才平息了祸事。

纪澄翻身仰躺,她也不怪纪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和立场,最后她姑母不也还是帮了他们吗?虽然是狮子大开口。

甚至纪澄自己也不能保证,嫁人之后是否还会那么尽心去帮助自己的娘家。

尽管对纪兰说的话非常漂亮,可纪澄知道自己是有私心的。她的确不愿意再拖累父母,但她也是不愿意再过那种随随便便被人两只手指轻轻一捏就能碾碎的蝼蚁般的生活。人活着首先得让自己强大起来,即使是狐假虎威也行,然后才能说以后的事情。

可是自己能否如愿呢?纪澄不得而知,甚至没有半分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她虽然抱着极功利的心而来,可也小心期盼遇到的那个人,样貌难看一点儿无妨,只求性情温和,公婆易与。

只是听说这京城的贵夫人都不是好相与之辈。纪澄叹息一声,她倒是不奢求嫁给高门显贵,那大宅门内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最好是嫁个家中人口简单,夫君自身极有能力和前途的,哪怕是鳏夫也无妨。

纪澄反复想着,京城这无数大大小小的官员,总有她看得上,也看得上她的人吧?

喜欢七星彩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七星彩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我在逃生游戏里开挂了 医妃惊世 家养小首辅 国色芳华 万道剑尊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自欢 东晋北府一丘八 万古神帝 玄幻之无限自爆 龙神至尊 小阁老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诡秘之主 短篇合集 某综漫的神圣右方 逆天神医妃 寒门状元 你亲我一下
经典收藏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顾念的奇缘 一生一世,美人骨 顾盼生辉 七星彩 因为风就在那里 格格不入 且把年华赠天下 我喜欢你很久了 亲爱的苏格拉底 蜜汁炖鱿鱼 成化十四年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我的如意狼君 鲜满宫堂
最近更新 顾念的奇缘 且把年华赠天下 顾盼生辉 格格不入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成化十四年 亲爱的苏格拉底 蜜汁炖鱿鱼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一生一世,美人骨 因为风就在那里 我的如意狼君 我喜欢你很久了 鲜满宫堂 七星彩
七星彩 明月珰 - 七星彩txt下载 - 七星彩最新章节 - 七星彩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