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

明月珰

首页 >> 七星彩 >> 七星彩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蜜汁炖鱿鱼 顾念的奇缘 七星彩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我的如意狼君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我喜欢你很久了 顾盼生辉 亲爱的苏格拉底 一生一世,美人骨
七星彩 明月珰 - 七星彩全文阅读 - 七星彩txt下载 - 七星彩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1章 入住沈府(1)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出晋地而入京师,过井陉是其中一条道,沿途茶寮繁多,专供过路商旅饮水、喂马。

这日清晨,叶片上的露珠儿都还没散,就有一队车马“嘚嘚”地靠近三宝家的茶寮。

三宝赶紧迎了上去,帮客人牵了马,殷勤地拂拭了长条凳上的灰尘,抱了一摞因经年久用而缺口很多的粗盏出来,倒上热腾腾黄澄澄的茶汤。

“干什么呢,注意着点儿。”身材魁梧的客人不耐地呵斥三宝,三宝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茶汤都溢出来了,赶紧一边低头道歉,一边又麻利地将桌子上的茶水擦掉。

而那让三宝看痴了连茶水溢出都没注意到的女子,柳眉一竖、杏眼一瞪,冲着他道:“把这壶装满水,要滚烫的。”

“好嘞。”三宝咧着大大的嘴巴从榆钱儿手里接过宝相花盖的黄铜细颈大肚壶,入手掂了掂就知道是双层的,这样的壶做起来极为费事儿,一般小户人家哪里用得起。

常年在这茶寮给过往商旅倒茶装水,三宝见识过不少精致的壶,这一把绝对是家中顶富的人家才用的。

片刻后,三宝就将装满了滚烫的水的铜壶递回给榆钱儿:“小姐,您拿好了,可够沉的。”

“叫谁小姐呢?”榆钱儿横了三宝一眼,“搁桌子上。”

三宝浑身一酥,险些抱不稳铜壶,赶紧将它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只见榆钱儿拿出手绢来仔仔细细地将铜壶外面擦了一遍,这才抱着重新上了中间的一辆马车。

真讲究!这样明显嫌弃的动作,丝毫没在三宝心里引起什么酸楚和反感,此等嫌弃他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依然在傻傻地笑。长这么大,头一回见着这样标致的小娘子,三宝如何能不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居然敢用这样标致的丫头,未来的姑爷可就有福气了,三宝猥琐地想着。

“回神了,小傻子。”

三宝被人惊醒,刚回头就接到抛过来的一串铜钱,数清楚之后再看那行人,他们上马的上马,赶车的赶车,已经准备出发了。

三宝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钱,心想出手可真够大方的,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大户。三宝虽然从没出过门,但经营这迎来送往的生意见过的人可不少,这一队车马的护院身形魁梧彪悍,行事极有分寸,等闲富户都养不出这样的家丁护院,因而三宝认定了这一准儿是西边儿来的官宦人家。

榆钱儿将铜壶抱上马车放下,抬手捶了捶自己的手臂,这几日的马车坐下来,她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再看她家姑娘,依然仿佛在家中花园里似的,仪态娴雅地靠坐在引枕上——发呆。

连发呆都要维持绝美的姿态,这让榆钱儿不得不叹息:“姑娘,反正也没人看见,你就躺着歪一会儿吧。”

纪澄没理会榆钱儿的话:“热水打回来了,兑水给我洗脸吧。”

榆钱儿和柳叶儿伺候了纪澄洗脸梳头,纪澄还用了点儿桃花胭脂遮掩连夜赶路导致的倦色。

榆钱儿虽说打十岁起就开始伺候自家姑娘,但至今也还是没能理解她家姑娘这处处不忘端着的习惯。这一整日连马车都几乎不怎么下,涂脂抹粉的有个啥意思,给谁看哪?

榆钱儿自然不了解她家姑娘的难处,纪澄也没指望她能理解。这人最忌讳的就是人前人后两个模样,一个疏忽就能叫人看清底细来。她若是那簪缨世家出来的姑娘,哪怕松散些倒也无妨,可她并不是,哪怕家中有金山银山、良田万亩,可一旦叫人看到她松散的一面,就会拿她的教养和品行说话,那她这辈子就休想嫁入旧姓世家了。

柳叶儿比榆钱儿大两岁,更能体察自家姑娘的心事一些,她见纪澄眉宇间藏着一缕忧虑,便安慰道:“姑娘一定能心想事成,姑太太的容貌还不如姑娘呢。”

纪澄侧头看了看柳叶儿,到底是见识浅了些,她那姑母的“奇遇记”可不仅仅是因为容貌,还得碰对了人。

这女人哪,才貌、运气缺一不可,千百年来她姑姑那样的佳话也没几桩。“你当世人谁都有姑母那样的福气啊?”

纪澄姑母的事情的确可以堪称传奇了。在她姑母那一辈儿时,纪家还只不过是普通晋商,花朝节的时候纪澄的姑母扮作花神游街,得齐国公府的三爷一见钟情,非卿不娶。

本来以纪兰的家世顶多能入齐国公府为妾,可纪兰打死不愿,那位沈三爷竟然也愿意在爹娘面前绝食相逼,最后终于迎得纪兰为妻,成就了一段佳话,叫无数出身低微的女子艳羡不已。

柳叶儿听了默不作声,榆钱儿快嘴地道:“我觉得姑娘的福气肯定比姑太太大,不管谁娶了姑娘,都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她家姑娘根本就是个金子做的人,“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人不爱钱的。”

“榆钱儿!”柳叶儿出声喝止,这丫头也太没心眼儿,这岂不是在说自家姑娘只有钱吗?

纪澄摆了摆手,她自然不会为榆钱儿的直言快语生气:“你这是没见识,这世上偏就有许多人既要用钱又要嫌钱铜臭的。”

这下榆钱儿不说话了,她家姑娘说有人嫌钱铜臭,那肯定就是有人嫌钱铜臭。她向来是将纪澄的话奉为圭臬的。

车轮辚辚,缓缓驶入了京都的铜雀街,这条街上两户朱门就占了大半条街去,而且两家的主人还都是同一个姓——沈。

齐国公沈家这一脉共有三房,虽然沈家老夫人还健在,但三房已经分了家。沈家大老爷沈卓尚的是公主,继承了齐国公的爵位,二老爷沈秀因为当年救驾有功封了忠毅伯,先皇特地在齐国公府的旁边赐了一栋宅子给他,如此一来忠毅伯既可以单独开府,又可以在沈老夫人跟前承孝。

沈老夫人也是开通之辈,干脆趁着这件事分了家,老大老二都有爵位,也不好束在一个屋檐下,那样反而易生龃龉。

至于最不成器的三老爷——沈英,如今也在兵部谋了个郎中的职位,宅子则是沈老夫人用私房钱给他置办的,也在铜雀街上,只是门是朝着侧面胡同开的,不能同两个哥哥比肩。

纪家的马车转入铁帽胡同,从角门进了沈三爷的宅子,立即就有小厮迎了上来牵马:“表少爷,老爷在衙门还没回府,夫人让你和表小姐先去内院相见。”

纪渊点了点头,下了马,纪澄依旧坐在马车上,直到马车到了垂花门,才由丫头、婆子伺候着下了马车,进入二门。

来迎接纪澄的婆子有些面生,并不是前几年她来时纪兰身边的管事妈妈申万利家的,眼前这婆子自称姓崔。

柳叶儿上前亲热地叫了声崔妈妈,又袖了个荷包给她:“妈妈瞧着有些眼生,是这两年里头才到姑太太身边伺候的吧?”

崔妈妈掂量了一下那荷包的分量,笑眯眯地道:“老奴哪有那个福气,就是在前头替夫人管管茶水房的事儿。”

旁边的榆钱儿听了脸色险些没绷住,倒是纪澄的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微笑。

管茶水房的婆子,也就是家里平时有生客来时负责招待的。略微亲近一点儿的女眷过来串门,只要纪兰是个心里有成算的,就该派自己身边的婆子去迎。她做了沈三夫人十几年,没可能连这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

纪澄心里一清二楚,她姑母这是变着方儿地给她下马威呢,这不就是个嫌钱铜臭的吗?

只是纪澄有求于她姑母,她若想留在京城,进入京城闺秀的圈子,还得全靠纪兰引荐,所以即使难堪,她也只能生受着。而纪兰大约也是拿捏准了纪澄这一个弱点。

却说纪澄跟着大哥纪渊走进沈府正房所在的院子,三年多前她曾跟着她爹来过一次,小住了两日,如今看着这院子比以前似乎更朴素了。若非纪澄心里清楚纪家每年要给她姑母多少银子,她恐怕都要以为沈家三房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纪兰坐在正堂见了纪渊和纪澄两人,他们兄妹跨进门时,连屋子里都好似亮堂了不少,让人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纪渊领着纪澄朝纪兰行了礼:“姑母。”

纪兰微笑着道:“你就是渊哥儿吧?这么多年不见,姑姑差点儿都认不出你来了。”

纪渊性子沉肃,闻言只是笑笑。

“你爹爹的信上已经说了你的事儿,书院的事情我也让三爷打听去了,应该没有问题,你且安心住下吧。”纪兰颇为满意地看着如芝兰玉树一般的纪渊。

“多谢姑母,表弟表妹们不在吗?”纪渊问道。

纪兰的两个儿子,如今一个十六,一个八岁,大儿子沈径已经入了东山书院,纪渊和沈径神交已久,十分想彼此亲近亲近,切磋一下文艺。

“这几日客人多,他们都去老太太那边儿伺候了。”纪兰笑道。

纪渊点了点头。

同纪渊说完话,纪兰这才转眼看向纪澄,虽说纪家没有难看的人,可眼前这人是将纪家人的美貌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说她钟天地之灵秀都不差,若是家世好点儿,只怕宫中圣人都做得。

“这是阿澄吧?三年前见着时还是个小娃娃,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女大十八变,你这模样将宫里的娘娘都比下去了。”纪兰笑道。三年前纪澄脸上还有点儿婴儿肥,带着小姑娘的娇憨,如今抽了条,已经跟纪兰都差不多高了。

“姑姑。”纪澄又给纪兰行了一礼。

纪兰听见纪澄的声音微微皱了皱眉,不由得想起了她娘家嫂子——纪澄的母亲来。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豆腐西施,脸蛋倒是极漂亮,就是说话娇娇嗲嗲的,对着谁都像在撒娇,卖弄风骚。

换作今日的纪家,断然不会让那种女人进门的,可当时纪家的生意还不过刚刚起步,她哥哥又喜欢得紧,被迷得五迷三道的,父母大人拗不过他,就只能娶了那么个东西。

如今纪澄继承了她娘的声音,黏糯得就跟蘸了蜂糖似的,也不知道是想招惹谁。

纪澄敏锐地察觉到了纪兰的不喜,其实三年前她就有感觉了,当时她爹爹本有将她留在京里的打算,在沈府里教养一段时间,回到晋地时说亲也能被人高看几眼,但纪兰没接那个茬儿,纪澄年少心高气傲,自然也不愿意勉强留下。

只可惜世事弄人,心再高也硬不过命。

纪兰撇开纪澄,又同纪渊亲热地说了半晌话,然后才叫小丫头领他去外院收拾好的厢房住下,等他姑父回来再让他去拜见。

留下来的纪澄则默默地跟着纪兰进了东次间——纪兰日常起居的地方,这里朴素得像个守寡数十年的寡妇的屋子一般。

纪澄知道纪兰的心事,那就是不愿意别人想起她是商家女出身,所以处处务求俭朴,绝不能让人将她和暴发户联系在一块儿。

只是如此一来未免过犹不及,纪澄暗自摇头。

纪兰在南窗榻上坐下,纪澄自然不敢坐在她对面,便择了纪兰下首那一溜玫瑰椅的第一张坐了。

纪兰斜靠在引枕上,颇为放松,可说她是拿纪澄当自家人看待,但也可说她是没将纪澄放在心上,连基本的礼遇也欠奉。

“唉,这几日为了筹备老太太的大寿,忙得人仰马翻的,我这肩颈上的老毛病又犯了。”纪兰抬手揉了揉肩膀道。

纪澄站起身走到纪兰身侧:“我给姑母揉一揉吧。”

“瞧你手腕跟细柳似的,可有力气?”纪兰笑道。

“姑母试了便知。”纪澄回以微笑道,手上加了力气,给纪兰揉捏肩颈。

纪兰舒服地眯上眼睛:“不错,想不到阿澄你还有这一手,倒是个会伺候人的。”

这话连旁边伺候纪兰的丫头听了都有些诧异,但纪澄这位表小姐不仅脸色没变,连手上的动作也依旧行云流水。纪兰微微睁开眼睛扫了她一眼,心道这姑娘好不得了,小小年纪城府就如此深了。换别的小姑娘,被人当成个小丫头般侮辱,只怕早就翻脸了。

其实也不是纪澄的修养到位,只是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声下气而已。

弱者连表达情绪的资格都没有。

纪澄安慰自己,转念想想,她就当是孝敬自己姑母,倒也没什么不能忍的。

良久后纪澄已经累得额头上开始冒出细汗,纪兰才再次开口:“你爹爹信中说让我帮你在京城留意一门亲事。”

纪澄即使是城府再深,可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姑娘,被纪兰当着面儿地说起亲事,还是红了脸。

“你们呀是只看得到我风光的一面,其实哪里知道我们这样人家出身的媳妇,在府里有多难做。”纪兰叹息一声,“我这些年做什么都是错,说什么都不对,日子跟熬油似的,当初没分家那会儿更难,连着掉了两个孩子。”

“姑母一心为了阿澄好,阿澄都知道。”纪澄松开手,提了裙摆走到纪兰跟前跪下道,“姑姑,不是阿澄心大,爱慕虚荣,两年前的事情姑姑也都知道,那祝吉军仗着有做县令的女婿,四十多岁的半截子老头了还想要强纳我做妾。”

说到这儿时,纪澄闭了闭眼睛,过往的羞辱到如今她都记忆犹新,眼里也蓄了泪花:“二哥为了我的名声跟他们家理论,被打得遍体鳞伤,连腿都瘸了,如今身子都还没大好,却还被反诬纵仆行凶,下了大狱,若非姑姑和姑父鼎力相助,二哥只怕早就不在了,连纪家恐怕也不能苟存。”

纪澄的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往下落:“阿澄不想再因为这张脸为爹娘带来不幸,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轻言毁去,徒令亲痛仇快,如今阿澄只是想报答爹娘这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

纪澄的眼睛又大又亮,不哭时已经是波光潋滟、眉目含情,哭起来更是仿佛牡丹含悲、梨花带雨,雾蒙蒙的,让人心生怜惜,且她水泠泠仿佛春日枝头畏雪的迎春花般娇弱的声音,叫人听了心肠就软了一大半。

纪兰一时拿不准这个侄女儿是真心只为报爹娘养育之恩,还是在骗自己。试问哪个姑娘不想高嫁名门勋贵?

纪兰脸色柔和了一半:“你先起来说话。”话音刚落,她身边的丫头就已经伶俐地上前搀扶了纪澄起来。

纪澄用手绢揾了揾泪,一举一动都尽妍极丽,看得旁边伺候的丫头都痴了眼、愣了神。

纪兰等纪澄的情绪平复后才继续开口:“两年前的事情我知道,若是你安分守己,又岂会惹来那些麻烦?”

纪澄的眼皮垂了垂,搭在膝上的手握紧了拳头,睁大眼睛看向纪兰:“姑姑,当日是花朝节,我头上还戴着帷帽,那祝吉军连我的脸都没见过便要强纳,为的是不忿纪家抢走了他的生意。”

喜欢七星彩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七星彩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嫁给一个死太监 三界红包群 七爷 重生嫡女有空间 万古神帝 觅仙道 从1983开始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折腰 春意闹 从互联网开始制霸全球 超脑太监 家养小首辅 隋末之大夏龙雀 亲爱的绵羊先生 神医弃女 大梦主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家有悍妻怎么破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经典收藏 鲜满宫堂 我喜欢你很久了 一生一世,美人骨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因为风就在那里 蜜汁炖鱿鱼 且把年华赠天下 格格不入 七星彩 顾盼生辉 成化十四年 我的如意狼君 顾念的奇缘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亲爱的苏格拉底
最近更新 格格不入 鲜满宫堂 我喜欢你很久了 成化十四年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顾念的奇缘 因为风就在那里 且把年华赠天下 顾盼生辉 七星彩 一生一世,美人骨 亲爱的苏格拉底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 我的如意狼君 蜜汁炖鱿鱼
七星彩 明月珰 - 七星彩txt下载 - 七星彩最新章节 - 七星彩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