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电影

轻云淡

首页 >> 真实电影 >> 真实电影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未来之最强萌妻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刀子精 [综]无面女王 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 末世空间女神 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 壮妻 彗星美人[星际]
真实电影 轻云淡 - 真实电影全文阅读 - 真实电影txt下载 - 真实电影最新章节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 []

听说你是重生的?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路阳看的直摇头, “每次看见记住高考试题, 我都觉得太出戏。因为没到十年, 我就记不清自己的高考成绩了。彩票更扯, 谁记得哪期是什么号码。”

文静笑了起来, “电影情节, 不用当真。导演说主角记得, 主角就是记得。反正输入记忆的时候,把彩票中奖号输进去就行。”

“除非中奖号是他身份证尾数,或者生日号, 否则我不相信他能记得住一串数字。”路阳这样说道。

文静望天,“那就假装是他身份证尾数好了。”

**

另一边。

“什么?”听说儿子要把自己赶出别墅,曹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文静老神在在, 气定神闲, “手续已经办好,目前别墅在弟弟名下。我跟弟弟商量过, 你们不适合住在这, 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

“文静, 我是你亲生父亲!”曹明吼道。

文静掏掏耳朵, 漫不经心道, “你这样的老子, 我不是很想要。”

“拿着我妈的钱在外面养女人,要不要脸?曹乐居然比弟弟还大几个月!”

“带着你的女人和你的私生子快滚,别脏了我的家。”

曹明气得够呛, 转向看曹少祖, “你就任她这么羞辱你爸吗!”

曹少祖站在旁边,无动于衷,“姐姐说的都对。既然你不干人事,那么不能怪我们做的过分。”

“阿祖,妈妈一向对你掏心掏肺,是把你当亲儿子的呀!”丁柔大声哭嚎。

“得了吧。我生病那会儿,让你别出去玩,留下来照顾我你都不肯。我算是认清你了,嘴上一套,心里一套,把人当傻子。”曹少祖撇撇嘴,发泄心里的不满。

“你的亲儿子只有曹乐。至于我么,只会说说场面话。”

“按照你的逻辑,我之所以把你赶出去,纯粹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为了你好,所以不得不这么做。所以别废话了,赶紧感恩戴德地滚出去吧。”

“阿乐还在生病呀!”丁柔眼中闪烁着盈盈泪光,哀求道,“能不能过几天,等他病好了,我们再搬出去?”

文静微微一笑,语气却十分冷酷,“不能,必须今天离开。下午三点前不离开别墅,我就报警了。”

“忤逆不孝!”

曹明刚想冲过来打文静,文静却一下子抓住曹明的右手腕。力气之大,使得曹明完全无法挣脱。

“打我?你也配?”文静猛地把曹明甩到一边,然后理了理衣服,淡定道,“为了保护好自己,我可是有专门练过防身术呢。”

丁柔表情更加无助,脸上的表情十分可怜,“求求你了,只要几天时间。我保证,等阿乐一康复,我们就离开。”

文静心硬如铁,毫不动容,反而笑着告诉她,“不行,今天必须走。万一曹乐有什么事,那是报应,他妈抢了别人老公、破坏别人家庭的报应。而我,会欣喜地看着他受到上天的惩罚。”

一边说,文静一边凑得更近,在丁柔耳边轻声道,“我不管你抢人家老公是为了爱,还是为了钱,总之恭喜你,现在总算如愿以偿了。”

“不过我保证,以后的几十年里,午夜梦回的时候,你会无数次后悔,自己曾抢过别人的老公。”

“后悔没有用,求饶也没用。谁让我心眼小,见不得人家亏欠我呢?”

丁柔惊恐地瞪大眼睛,瘫坐在地上,像是不认识文静一样。

文静离远一些,轻叹道,“所以我才不喜欢菟丝花啊。没有大树给它遮风挡雨,它就必死无疑了。”

“妈,怎么回事?”曹乐一边咳嗽,一边穿着睡衣走出房门,眼中满是震惊。

曹少祖开玩笑,轻松地说,“我们姐弟俩发善心,送你们一家三口团聚。从此以后,你们一家三口就能幸福快乐地住在一起了,恭喜啊!”

曹乐愣住,久久回不过神。

“赶紧收拾,别耽误时间。”文静不耐烦地催促道,“等你们走了以后,我还得让人来换锁呢。”

曹明气急反笑,“我就是不走!你还能赶你亲爹离开吗!”

“我就知道你脸皮厚。光用说的,不一定撵的走。”文静长叹一声,面容依然平静,“幸好我早有准备。”

接着,她翻出一个文件袋,把里面的文件一个个扔到曹明身上。

“你跟曹乐的亲子鉴定报告。”

“这十几年里,你往丁柔账户打钱的银行流水。”

“你亏空公款、暗地里从公司捞钱的证据。”

文静嘴里每蹦出一句话,曹明就忍不住抖一抖。说到最后,他整个人抖成筛子,脸色惨白,仿佛穿着短袖在零下温度里站在街上吹冷风。

最后,文静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需要我报警,然后向媒体抖出你的所有事吗?不过万一闹大了,说不定你得去监狱里蹲几年。”

突然,曹明发了疯似的,把身上的文件撕成碎片。

文静撇撇嘴,“忘了告诉你,这些都是复印件。你喜欢撕的话,我可以再去复印个几千份、几万份,让你撕个过瘾。”

曹明动作僵住。他的眼睛里充斥着血丝,望着文静怔怔不语。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这样厉害!

文静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家里老婆有钱,女儿聪明,儿子活泼可爱,一切多完美啊?你非想不开,要跑去出轨。那就去啊,找你的真爱去,别没脸没皮地赖在我家!”

曹明嘴皮子哆嗦。过了好久,他一咬牙,说了句,“我们走。”接着,只简单收拾了下,就带着丁柔和曹乐离开了。

曹少祖站在一边,围观姐姐冷嘲热讽,把讨厌的家伙们赶走。整个过程,他竟插不上手。直到另三人走了,他才惊叹道,“姐,你好厉害。”

“我对老头子早就没感情了。只要你脑子清楚,不拖后腿,我有什么事搞不定的?”文静不当一回事。

此刻,曹少祖的心情有些复杂。

接下来,文静也没闲着,她一连打了几个电话。

曹少祖好奇,“姐,你在干什么呢?”

“换锁;把他们用过的物品全部捐掉;另外再找人把他们的房间全部粉刷一遍,重新装修。最后,联系公司里经常跟老头子唱反调的董事,把我们手里的股份全部卖给他。”文静随口回道。

曹少祖,“……”他被姐姐的行动力折服了。

忽然,他察觉到了自己重生的意义。

第一,告知姐姐将来可能患上胃癌,要时刻注意身体。

第二,保持清醒,绝不犯浑拖后腿。

第三,围观姐姐虐渣,顺便为她摇旗呐喊,疯狂打call。

曹少祖忍不住想,这一点也不人生赢家……

**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

办股份转让手续的时候,文静听说接手股份的股东私底下有联系过其他人。大概过不了多久,原本姓曹的公司就得改其他姓了。

不过这一切,已经跟文静姐弟俩无关。

客厅里,文静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买这块地?”商量后,两人一致决定做房地产生意。然而在公司发展上,两人产生了分歧。

曹少祖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姐,你信我。大概一年后,政府会在附近建公园和体育馆。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吃个饭,然后出去散散步,多好?这块地皮肯定要涨价,听我的准没错!”

文静托腮,“那么问题来了,这里勉强算市中心,为什么要把公园和体育馆建在这?建造成本不会很高么?”

“我哪知道为什么建在这……反正重生前,这里就是公园和体育馆,旁边公寓楼房价死高死高的,买了绝对不亏。”曹少祖说不清楚原因,但他是重生啊!他知道结果就行了,不需要懂过程!

可不管曹少祖怎么说,文静都无法说服自己买下这块地。

最后,文静叹息一声,“算了,咱俩分别开公司,各自做决定。”

曹少祖懵住,下意识问,“为什么?”

“无论怎么思考,我都找不出买这块地的理由。所以我决定,这钱不挣了,另找财路。”文静认真道,“不过我自己不挣,不会拦着你不让你去赚。”

“至于么?”曹少祖想不明白,“明明已经预见到了未来,相当于捡钱。”

“我怕钱还没捡到,我就心力交瘁而亡了。”文静坚决摇头,“这钱花出去,晚上肯定担心到睡不着觉。”

“好吧。”曹少祖同意了。他想,分别开公司也好,说不定他能借此机会担任大老板,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呢!

**

两年后。

曹少祖瞪大眼睛怒视本市地图里他引以为豪的“宝地”,恨不得把地图烧出一个洞来。

“算啦。”文静安慰弟弟,“虽然两年过去了,你说的公园和体育馆还没建起来,不过起码没亏本不是?这两年房价普遍在涨,不管买在哪里,都有得赚。”

“你买地盖房赚了三四倍,我买地盖房差点烂在手里,卖不出去。”曹少祖十分纳闷,“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据说他是重生的,然而完全没觉得他有占到优势……

事到如今,曹少祖甚至偶尔忍不住怀疑,曾经的十年会不会是一场梦。因为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很多事都跟他记忆里不一样了。

曹少祖又看了一眼投资败笔,在心里补充道,“是非常不一样。”

“听说过蝴蝶效应么?”文静问。

曹少祖一愣,迟疑道,“你是说……”

文静解释道,“很多事不一样了,不是么?你中了五百万;我们把讨厌鬼一家赶出别墅;我们很早就有启动资金创办公司。”

“可这跟市政府建设有什么关系?”曹少祖想不明白,“八竿子打不着呀!”

忽然,文静笑的不可捉摸,“坊间传闻,某房地产商有亲戚在规划局工作。本来想盘下一块地,然后配合市政府公共环境建设,好好赚上一笔,谁知半路莫名其妙跑出来一个人,把他的地抢了。房地产商只好自认倒霉,另寻门路。”

曹少祖呆住,手指指着自己鼻子,不敢置信,“我就是那个莫名其妙跑出来搅局的?”

“人家不可能忙活半天,白为你作嫁衣裳。”文静摊手,表情无辜,“所以公园和体育馆的建设计划搁浅了。以后会不会继续原先的规划,不好说。”

曹少祖心底泪流满面,原来重生并不能提高智商……早知道这样,他把历年彩票中奖号码全背下来得了!

想想,他又觉得不对劲,“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之前刚买下一块地,政府就开始说要在附近造地铁,太巧了!”

该不会姐姐也是重生的吧?曹少祖狐疑地打量文静。

文静耸耸肩,“脑子好用,没办法。”

曹少祖,“……”

#他的金手指其实不是重生,而是姐姐#

#听姐姐的话,有肉吃#

#知道了很多事情,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安静呆着,什么都别做,就是帮了大忙#

无数字幕在心中刷屏,曹少祖心酸到想流泪。

**

路阳盯着电影看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完全看不出曹少祖是主角。”如果说曹少祖是文静的金手指,助她走上人生巅峰,那他倒是很认同。

文静笑的开怀,“因为他只威风了一会儿,然后全程被碾压。所以电影拍完,到了后期制作的时候,王导没用一分钟就决定,剪辑以我为主。”

“好凄凉的主角。”路阳喃喃自语。

“还好啦。电影播出后,他涨了不少粉丝。”文静眨了眨眼睛,坏笑,“粉丝给他起了好几个爱称,什么曹卖蠢,曹蠢萌,曹呆呆。”

“一听就知道,昵称充满了爱意。”路阳睁着眼睛说瞎话。

文静捂嘴偷笑。

**

两年里,文静和曹少祖赚钱赚到手软,曹明的日子却很不好过。

先是被股东排挤出公司,接着创业失败,欠下一屁股债。等变卖资产筹到钱,终于还清债务时,曹明全部身家只剩下郊区的一套公寓房。

怎么会这样?

曹明想不明白,他不是第一次创业了,之前毫无经验都能顺顺利利把曹氏做起来了,这回怎么就不行了?

他下意识忽略前妻对他的经济支持,而把责任全部归结于时运不济。也就是说,他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失败,完全是因为运气不好。

原本衣食不愁,生活无忧,现在沦落到手上没钱的地步,失业又不顺,曹明开始借酒浇愁。

丁柔劝过他几次,“算了,反正咱们有房,不用还贷。你出去找个工作,日子也能过得不错。”

曹明却根本不听,暴躁打断,“我是当老板的人!怎么能去给别人打工!”

“可咱们现在手头钱不够,你没钱继续做生意呀。”丁柔耐着性子跟他讲道理,“工作几年,把阿乐的首付钱攒出来,给他买个房,让他月月还贷。之后咱俩再攒个两年,存款给你做生意,不用多久就能东山再起。”

曹明眼一瞪,嚷嚷道,“等我生意做起来,就能全款买套房送给他!”

“可生意上的事说不好,不一定能一次成功呐。万一又亏了怎么办?”丁柔觉得自己担忧的挺有道理。之前卖房子卖股票,好不容易东拼西凑把欠下的债务全部还上。这要再来一次,谁受得了?

然而,丁柔话里的“又”字却触怒了曹明敏感的神经。他猛地灌下一口酒,低吼道,“出去,我不想跟你说话。”

丁柔轻叹一声,什么都没说,走出书房。

客厅里,曹乐正等着。见丁柔一个人出来,他失望极了,“爸还心心念念不忘做生意?”

“恩。”丁柔轻轻应了声。

曹乐低下头,没说话。他从小就是没爸爸的孩子,虽然家境富裕(曹明补贴),妈妈给他提供了丰厚的物质条件,他却一直想跟爸爸生活在一起。

可如今,他真的跟亲生父亲住在了一起,他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首先家里条件大不如从前,想买什么都缩水缩脚的,叫他好不习惯。更可气的是,曹明天天呆在书房里喝酒,经常醉成烂泥,一点忙都帮不上!

曹乐看着丁柔一脸的疲倦,眉角出现些许皱眉,顿时心疼坏了,“他又不工作赚钱,又不帮你分担家务。每天大爷一样坐在书房里,饭点才出来,还要嫌三嫌四,说这不好那不好,干脆我们别跟他过了。”

“傻孩子,咱们能去哪儿?”丁柔勉强笑了笑,“你知道的,我工资不高,负担你的大学开支已经很吃力了。要不是你爸有房,我都不知道住哪。”

“为什么不换一份工作?”曹乐不解。

丁柔更加无奈,“前面二十年,你爸每月给我足够的家用,所以一直没工作。之前出去逛了一圈,好不容易有家工厂肯要我。我也尝试着去其他公司面试过,可人家根本不肯收。”她就像是家养的金丝雀,早已失去了自力更生的能力。

曹乐抿紧嘴唇,安慰道,“再忍一忍。等我大学毕业……”

说话间,书房的门开了,曹乐的声音戛然而止。

曹明一身酒气地走出来,摇摇晃晃道,“我、我决定了,把这房抵押贷款,再、再创业一次。”

丁柔大惊,真心话脱口而出,“你疯了吗!万一房子没了怎么办?到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哪!”

“少啰嗦!”曹明非常不满,嘟囔道,“这是我的房子。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丁柔怔怔望着曹明,蓦然发现,这个男人不再是记忆中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模样,反而像一滩扶不起的烂泥。

旁边,曹乐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

曹少祖已经很长时间没想起曹明这个人了。接到陌生电话、听见对方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明显一愣神。

“您好,请问您认识曹明先生么?”对方久久等不到回答,于是又问了一遍。

“认识,他是我爸。”曹少祖回答道。

对方明显松了口气,“是这样的,这里是XXX派出所,曹明先生出了点意外,在三个小时前不幸去世。我们希望找到他的家属,尽快过来认领尸体。”

曹明死了?

曹少祖愣了愣,然后冷漠地道,“你找错人了。曹明还有另一个儿子,叫曹乐。目前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一起。至于我,早就跟曹明没联系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苦笑,“我知道曹乐。事实上,曹明先生正是在跟曹乐发生争执时,被曹乐打破了头。因为流血过多,所以送到医院的时候,曹明先生已经不治身亡。曹乐暂时被关押在监狱里,至于到底是过失伤人,还是故意伤人,到时候会由法院判决。”

曹明死了,是曹乐干的?曹少祖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他下意识问,“为什么两人会打起来?”上辈子的时候,曹乐对曹明可是孺慕的很。

电话对面停顿很久,才说,“听说曹明先生生意不顺。对于未来的规划,两人产生了分歧。他们……似乎已经吵了大半个月。这次怒气上涌,一时没忍住就动起手来,大概没控制好力道。”

“知道了。”曹少祖挂上电话,心里乱成一团,转身就把事情告诉了姐姐。

听完后,文静当即感慨,“报应,这都是报应。”

“咱们怎么办?”曹少祖手足无措。

文静耸耸肩,“去派出所领尸体,火化后撒到海里。就曹明这么一个渣,死后别想跟我妈葬在一起。”

“曹乐的话,看法院怎么判刑。上辈子他不是害过你么?这辈子跟曹明狗咬狗一嘴毛,最后在监狱里定居,倒是挺不错。”

“另外,我一直紧盯着丁柔和曹乐的动向。这辈子,他们不可能过的轻松自在,也不可能创业成功。”

曹少祖怔怔看着文静,似乎回味过来点什么,“曹明创业失败,是不是你暗中做了什么?”

“我背地里做的可多了。”文静轻笑起来,“悄悄赞助同行,支持他们打压曹明。时刻关注丁柔,顺便找她单位领导帮点小忙。”

“你想赶她走?”曹少祖猜测。

“当然不是。”文静一口否认,随即冷笑道,“我只是希望他们过的坎坷点。最好在享受过富贵的滋味后,永远生活在社会底层。别人的老公哪是那么好抢的?早该付出点代价了。”

曹少祖抹了把汗,暗自庆幸,还好文静是他亲姐,是友军。要不然……他浑身打了个寒颤,不愿细想。

“至于曹乐,”文静勾了勾嘴角,笑容很是玩味,“依我看,还是监狱适合他。”人呆在监狱里,她才不用整天担心弟弟会出事。

**

两个月后,曹乐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即日起行刑。

法院下达判决的时候,丁柔也在场。听到最终判决,她立马晕了过去。

文静坐在角落里目睹全过程。眼见曹乐被收押起来,她悄悄露出舒心、畅快的笑容。

同时,她喃喃自语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真实电影》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书包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书包网!

喜欢真实电影请大家收藏:(m.51aslz.com)真实电影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至高主宰 我能推演世界走向 自欢 诡秘之主 武极天下 特种兵之无敌兵王 永恒圣帝 超神机械师 大王饶命 逆天神医妃 庶女攻略 凌天战尊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从九叔世界开始的诸天 快穿之养老攻略 武炼巅峰 家有悍妻怎么破 龙神至尊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绝代神主
经典收藏 黑天 你不要过来啊 小蘑菇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 快穿安之若素 [综]明光 C语言修仙 开个门 彗星美人[星际] [综]朝花夕拾 仇人都变脑残粉[星际] [综]水杉之刃 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 星际童话 这膝盖我收下了! 星际宠物店[五毒] 系统共享中 听说你想攻略我 快穿之养老攻略
最近更新 末世胖妹逆袭记 这膝盖我收下了! 系统匹配真香 直播养崽后我成了星际首富 万人外迷 心想事成的远坂堇 成为农场主的日子 被赶出家门后我暴富了 星际鱼生 被迫献祭给虫族至高神 我在末世卖麻辣烫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南 我在末世修铁路 速滑求生[末世] 总有怪物想让他当伴侣 [综英美]生而超人 快穿之我在异界卖手机 我靠美食征服星际 满级女主重回末世 原来公爵不是人
真实电影 轻云淡 - 真实电影txt下载 - 真实电影最新章节 - 真实电影全文阅读 - 好看的科幻空间小说